第七章 星坛

“诸天瀚且广,浮游苟以生。沧海为一粟,悠然饮为酲。三界中作尘土,六道前而太息。天地广兮人渺渺,无对之饮醉何顾?”

    “看翻风覆雨,成千载相携。等终勘天下,方化茧梦蝶。”龟神信步。

    微苍雨滴,清朗粼炅,涯角立畔。只见那人,酣醉天头。一颔首:“何从?”

    “随你。”

    雪纵梅香傲万绦,布衣清客叹嗟谣。安得广厦庇寒士,野老少陵断天骄?狂酣六度孰英雄?当箸豪杯意万韬!擎歌酌酒欢高韶,放逸冬香我逍逍!今我高阁放野欲,窗开风卷转长灯。圣人何须祈沽名?落纸挥毫泼墨成。复杯对酒邀明月,月下九霄胸臆腾。噫!高风千载清宵夜,吾心连天向天横!

    周围的寂寥,随着时间和行走,终于察觉了变化。田野间耕作的人们,河流间漂流的船只,村落里打闹的顽童......赏心悦目,欣欣向荣。

    一路走来,亦是趣味非凡。田园依依,舆情天靥,珊珊似画,蔚蔚而迩。

    “好一般的箜篌静美!”龟神不禁赞叹。

    婉约景致,长风思绪,随之飘飞。轻轻走来,悠悠撒去,漫步在碧叶青花间。闲裳透颜,茗茗长饰,纯香缀漾。

    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鲁迅《故乡》

    龟神惊然,回身,感天独之煦浮,问:“飘缈缥渺,你又为何?”

    “莫望如此,恰是那人。”

    “妙哉。”

    升啸间,正值此路。

    随着临近前方,人烟熙攘起来,亦能看见廓屋锦簇,花草聚伊。渐渐地深入,市间是摩肩接踵,巷内时而也听得啼鸣。

    “谚语曰‘聚沙成塔为城’,此乃国家兴亡之依据,生存之根本。”天独道。

    “城者初衷,人文明之进取。”龟神应道,“然天下之大,四海为家,何来残酷战乱?”

    “利欲熏心,或是撑持工具。”天独说。

    “我等青涩,亦是渺然,但我有坚信。”

    “巧了,鄙人亦是。”

    又过去了几月,寒季亦是到来。一路,大大小小的国家城镇一并掠过,从而冶炼心志。世界庞巨,但也乐趣非凡。星坛,终而将至。

    时间匆匆溜过,二人疾速而行。星坛的朦胧轮廓,正掀起那神秘的面纱,逐渐浮现。

    “不虚一行,”龟神啧然称道,“火之宏,水之华,风之雅,土之奇,咸集于此。”清目遥看,天都交间,锦盛倾息弗来,抒怀畅迈。悠哉游哉,好不怡悦。

    略上前去,广厦万间筑并满眼。高耸如齐云之巅,阔大犹隔海而观。早冬之际,北风冬霜伏倚相伴,壮美如画。仿佛仰观青云碧月,飘窈卧听流风回雪。

    整个城市是属于人的:人来人往堆了个人山人海,人头攒动攒了个川流不息,万人一巷围了个水泄不通。掎裳连襼,骈肩迭踵,逐队成群,项背而望。

    “空前盛况,竹罄长载。”

    门户庭室错落繁杂,更是人声鼎沸。挑着一个,便是门庭若市,热闹非凡。细看造构:棠木榫卯精致坚实,朱砂奠基典致牢靠,荧珠镶嵌通透华贵。地表卵石之料,映衬五彩之辉;闼边玉池之澈,洗净俗世之扰;院后冰畔之梅,尽散迁客之悲。雪季里,天野含羞,独步霜径,素裹白尘。各寻他处,趣舍尽异,却又高山流水,殊途同归。

    “形散,而神不散,‘星坛’此手笔从何而来?”龟神问道。

    “久远往事,我亦不得而知,”天独说,“这年头已数不清。”

    他接着道:“而人们清楚的是,鼎极一时,也有枯叶凋败之日。千万年来,人短暂的生命不值一提,天下亦分分合合。道道年轮,纹下王国并立,霸主争锋的印痕;段段岁月,绎着吐故纳新,万象更迭的大道。”

    “但......”天独顿了顿,“这‘星坛’是个例外。大千世界,时光长河波涛汹涌,漫漫浪潮洗礼天地。只有它屹立于无尽日子之上,不曾变了丝毫。”

    “玄之又玄。”

    天地无常,花自寥落各纷飞。殷红战地,冷霜寒雨人凄微。斗转星移,浮沉起落不曾悔。百川入海,何时情动复西归?

    对酒当歌,绝战敌酋死不休。血翻浪涌,奈何千仞恣意流?白露未晞,如烟往事忆沉舟。央人已去,方知吾心早凋惆。

    锦笺催雁,遥寄旧梦。残阳吐红,来日竟终。赳赳青山,万骨作冢。铮铮铁命,铿锵为锋。落花无意,漂雪有情。但愿长久,浴火重生!

    吾心翱翔,何妨春秋大梦在其中?魂去来兮黄泉没,血离尽兮烈殇訇。不喜不悲,生死勿恸。成王败寇,轮转成空。五蕴皆亡,谁为遗梦?忧思难融,化我无踪!

    二人如无头蚊蝇般周转,人潮熙熙攘攘,天独踉踉跄跄,一个趔趄,竟倒坐在雪地中央。龟神笑道:“天独兄,你醉了。”

    “歇息半刻!”天独抄起酿壶饮了起来,并不理会周围人群怪异地目光。

    “待我问得去路。”

    片寻间,搭数人,却无收获。正愁之时,不知怎得,恰逢一青年路过。

    此人褐发卷曲,穿著的贴身黑衫印着金光闪闪的奇异符号。曲曲折折的花白线条沿长短倾斜不匀的裙裳绣了下来,又顺着那不知以何衣料作出的浅桃色长裤,似碎穗般地流向那系上带子的米黄矮靴。这等服饰,引得了龟神注意。

    龟神观其面容:看似呆滞的双眼,被一样前所未见的奇特之物遮蔽着。这奇物勾在双耳边,置于鼻梁上。玄色的棱架间一层剔透的薄片,泛着三彩的光,充斥着迷幻的味道。通过薄片,龟神发现此人双目中蕴藏的饱满神气。两眼之下,浅湾鼻嵴与高山尖翼勾勒出了一弯深邃的峡谷。两叶招风耳轮飞廓反,颇动韵采。双颊浅窝点缀着星星绯绯,添了灵动活泼的劲儿。朱唇俏嘴,伴着明眸一笑,咧开清脆玉齿,美轮美奂。

    “奇人,可居。”龟神道。

    (两个月了,这次断更非同小可,小禾衷心的向所有读者致歉,也要向所有读者感谢,谢谢你们不放弃,不抛弃,不离弃。多的话我觉得多说无益,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道理小禾也懂。但正是因为生活,正是因为未来道路,小禾更是要把精力和时间放在正事。小禾斗胆,请书友们能明白写出这等文章,耗费了我多少的心血。真心的,请大家也能真心地理解小禾,真心地鼓励小禾,真心地祝福小禾。哦对了亲们,还有件事,求推荐票!谢谢谢谢!嘻嘻。)(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星际圈不错,请把《星际圈》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星际圈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