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枫殒

“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己亥杂诗·其五》龚自珍

    流洒香消叶,殒染青锋绝。无顾泪沾眼,天曰月近别。

    天地间,森河漫漫,实则非心,寸草不生,一片荒芜。当中,两棵火红巨大歪树拥入天际,树干曲咎着,树枝缠绕着,树叶交织着。一头紫金色的凶猛庞兽被裹抱在里头,只剩那硕大的头颅露在外面,弥散出砂金的血光,飘漫着暴躁的气息。

    这头巨狰不屈地挣扎着,望着前面一个浑身青血的红发中年人。巨狰愤怒地狞叫响彻云霄,脸上掩饰不住的恐惧,或许,就连它也感受到了这里面巨大的威胁。

    两棵巨树环抱地愈发的紧,将巨狰牢牢地绞在里面,随之没入其中,不见影踪。

    而对面是那红发红须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的伤口深可见骨,竟还汩汩涌出草绿色的血液。他虽深受重伤,但却神色悠然,挺拔傲立,丝毫没有显出任何的痛苦。他旁边是一名墨发的少年,担切地看着他。中年男子看了一眼少年,微微笑了笑,又转头看向两棵枫树,淡淡开口:

    “枫之祭奠。”

    说罢,那两座入天的枫树轧然砰碎,那头狰王瞬间抹为齑粉,炸然离裂,庞硕的身体此时却没有一点痕迹,彻底地消失在了空气中。

    毋地,枫掣又咳出一口浓绿色的血痰,接着向地下倒去。

    “承使!”龟神呼喊着,连忙接住枫掣的身体。他忧心忡忡,意乱如麻,不知所措。

    “龟神啊,这枫之祭奠,是用我的生命激发轮回之枫真正的力量,它甚至可以超越神树。别说狰王,就算是神兽,都会在枫之祭奠下化为尘埃,消失殆尽。”

    “什么?承使你?”龟神大惊,用自己的生命?那承使岂不?

    “冥冥之中早已注定,母亲和蒲大人亦是如此,他们也被它捆绑着,吸吮着,直至一生完结,我们便是如此。最终,这一切,还是会由你...”

    “我不要这一切!我只要你活着!”龟神的银牙已经咬破下唇,溢出紫色的血滴,悲情訇起。

    “不要这样,孩子,千年以来,气运几数,世界早已不同。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它......而你呢,咳咳...终究也要为它改变,无论是世界,还是你自己。”枫掣的声音越来越小,坚毅的面庞上却是苦涩,翠绿的血覆盖了他整个身体。他,已经奄奄一息了。

    龟神的泪水再一次打湿了双眼,大颗大颗地滴落下来。

    “龟神啊,你一定能。”枫掣伸出他那颤抖的血手,轻轻拭去龟神脸颊上的泪痕。又抬头望向天空,喃喃自语道:“下辈子,我不愿如此了。”

    说罢,他的手倏地垂下,双眼闭拢,安详地躺在龟神的怀里。

    龟神紧紧地抱着枫掣,像是不愿撒手一样。他慢慢地站了起来,戍而朝着天空大步走去。

    万众千仞之上,幽幽夜幕洒下山巅。一名壮实的墨发少年,仰空啸看天际:光点漫天,群斑闪耀。边上,一方绰石之上,一位有着火红披发的中年男子静静地躺在上面。他的直眉虬胡皆染沥青,一身染成碧色的残破叶衣,脸上却充斥着满足的笑意,像一个孩子一样。墨发少年拂过他的邱然赤发,眼中的伤感印露抹抹爱怜,飘向远方。

    “承使,慢走。”

    “嗵嗵......”

    忽的,枫掣的身体开始猛烈地高频振栗。由足至首,浮色出辉红的星芒。天地之间,紊剧起来,绛芒宛如一掸鸿纱,披靡着这幢绰石。石光烨烁,茫茫星河之中幂照下一洞明锃的清光。随着这辰睛变幻,石央凭壤的朱光泽剔而透洋,持重悬浮在地流上,缓缓地收束着,渐渐积聚成一点晶彤的斑光。这点斑光虽然亮如之最,但是却蕴含着柔和的能量,发散着静美的光芒,弥漫着澄冷的温度。这殷斑偌奚着焰璨,却又若葬若宓,继而璀耀倾煌。

    青光蔚圈着这一点黔红的光,须附着,牵升着。空中傩现出彦彦春泥,徐徐地将光斑托上银河,卷入辰落。接着,那一洞青光消退,殷斑也幔入繁斗,恢恢光点灿烂而灼盛。

    随着这点绛红斑光的加入,明明灭灭的星海据而浪淘涌动,大片炳罄的斑光犹如沧海桑田,铳然地扩散。

    “轰!!!”斑光们重新地排列组合着,拟塑着,蜉蝣着,变幻着,醉人的光辰瞬间澈洗着,轮转着。不知许久,这新的格局才寂寥了下来,明灭才有如世般重见。

    龟神目送着光斑离去,远影空尽,深吸一口气,回身看向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后面的老者,老者长发葱茏,坠在地上,黛眉沈须,苍颜翠鬓,脸上斑驳着岁月的痕迹。他的那根木拐早已怔落在地,两只凹陷的眼睛布满了泪水,顺着皱纹的沟壑一串一串地滑落下来。

    “爷爷。”二人相视无话,龟神开口了。

    “枫掣,你受苦了,安心去吧。”老者瞻着那点点斑空,注目抒托着。过一阵子,他那深邃的双眼黯淡下来,一声长叹,随即拍了拍龟神的肩膀,捡起那根倒在地上的木杖,转身负手离去。

    正当老者动身离开之际。突然,星盘卷起一股强旺地漩涡,宏大至极。好像风暴一般,开山裂海。随着潮起潮落,周围细小的光斑都竟埋入其中。从暴流里,两颗火红色的斑光依偎而来。他们光采舞豁,相伴闪弈,甚是耀眼。

    “好,好!”老者看见这幅景象,向着空际,释然地放声大笑。龟神也对着两点红光挥着手。相对小些的那颗红芒扑闪扑闪地,好像眨眼一样。龟神也终于笑了。

    落红归,踏晚秋,枯枝断肠走孤鸥。春去秋来奈若何?轻叹一叶独别寄愁久。

    新绿外,意不休,茂树春心宿群鸠。天翻地覆无须求!长笑百花齐放慰靖流。

    (亲们,考试期间,百忙之中,只更出一小章,觉得很抱歉,最近真的忙碌又忙碌。这一章,小禾也是废尽心血,希望大家不要吝啬你们的推荐票:关注小禾,帮助小禾,给予小禾最中肯的意见和评价,小禾真的非常地感谢书友们的支持和鼓励。感谢你们!)(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星际圈不错,请把《星际圈》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星际圈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