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启碇

这是一座广袤无垠的世界,满眼望开,整片大地就像是被森林铺满。一名高大的少年,流星大步,向着大道遮栏走去,前面却空无一人。

    “看来,四大王国都已不怠了。”少年小小年纪便身高八尺,铮铮筋骨盘络脊梁,弹跳间肱肉一松一致,蕴蹦出万发的活力。他潇洒的印墨飞发轻轻曳动着,鎏光泛彩的冠玉舒眸间间隐耀。直挺鼻梁微翘鼻尖,但又感觉软绵绵的。蒲扇般的顺风耳坠着偌大个耳垂,细嫩双唇血色充足,脸上散发着熠熠的情采。

    树木屈乘惮密,丛林郁葱盈茂。少年盯着眼前这经受风雨洗礼早已残破不堪的栅木蔑笑着,说道:“木,木。如此的话,那么这样不仅是一国的事了......多而不多,少而不少?笑话。”

    耳畔飘伏:“再见,我会回来。”

    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走了多远,前方一甚奇异的土地显了出来。前方虽不是像丛林般密麻的树木,也不是像山岳般巍峨的峻岭。高坡之上,大片的多彩的花疏密错落,和着风乐波然蝶动,浪瓣上净朗的珠光明泽浏亮,盎意恬恬。

    五光十色,崇晴既指。龟神恰来。然后,千百飞禽走畜,不知从何而至,蜂拥上前。它们腾舞起来,蹈跃起来,继相迎喜。

    “盛情难却。”龟神回以微笑,欣然前去。

    它们围住龟神,盘旋着,璞动着,游离着,跳脱着。它们的头顶,曝发出生命的气息,而龟神的额上,也随之呼起紫色的光芒。

    惊然,蓝天阴起,白云乌既。一道堇光轰隆映见,惊出梆锵鸣响。接着,水滴始落,洒散不停。不过几时,即变倾坠狂流,泼瓢大地。

    又是数道闪光,剧声嘹喨。磅礴,盛巨,撼地,动天。

    兽物们趴跪在地上,激动着,癫喜着,不知作何地信仰着。

    接着,那数道光积聚在一起,它们竫筑成一束长芒,疾裂地彦射下来,向龟神的额头钻去。“叮!”它在龟神的额上碰撞出一点微小的光斑,光斑骤而砰展,光晕具散,光圈竞起,光波泓漫。龟神通体剔透着辉飓的厉芒,千束曙灿的极光从体表廓张开来。

    若见天光,若闻大音,兽物们饱受撼动,霎时间,龟神也若与世相融,金芒满身,又如圣光,又如星炀。惊宏倾丈,缱绻辉煌。

    片刻,金光尽归。而龟神的身体膨胀起来,里面饱藏着急遽的息气。他的身体愈发的高,愈发的大,终于,龟神身体里那份力量达到极限,似僵如胄。

    “仝!”

    龟神身体中曝发着弘宕的庞巨紫光,芥朔到无边的天际,霄然忿上。

    “衕窿!!!”紫光炸散星际,星际随之颤抖!!!

    清幽深谷,微苍撩动,舒舒松松。漆暗的石洞里,一名银发老者闭目盘裳坐在其中。他的莽莽白须缕缕而下,眉茬叠行,长袍加身。

    “怎么回事?”他忽地睁开了眼,脸上不知是震撼还是惊彷,“大事不妙!”接着飘动而起,飞向远方。

    段段连绵赤峦之上,红炊焦炽,烈炎遍野。其中有座宫殿金碧辉煌,雄峻峥嵘。大堂内,那坐于首间佩戴焰冠的男子脸色骤变。

    “吾王,如何?”

    “该来的还是来了。”

    眼睁睁地,焰冠男子消失在原地。

    而一片瀚海内,眼前一看,真的是开了视界:人们在海中自由地行走着,任游着;各种海兽,驮载着海中的人们,赶着漫长的道路;水中建造了各形各色的房屋,坚固结实而精致。穿过一阵瑚群,掠过密密麻麻地荇草陈池。然后在这千丈深海中,见一幢庞然大物匍匐原地。

    这巨兽乃是凤头、鱼身、虎背、熊腰、狮臂、豹爪、龟壳、龙尾——原来是一头鲛蜃,它闻此动静,也是大惊,口吐人言:“天意如此!天命难违!”它摇了摇头,动身涌去,激起身边千里的浪涛,然后亦不见影踪。

    大漠沙如雪,黄土地为梯。又是阵阵土坡,远看竟是壮丽如诗。就在其中那不起眼的土屋里,有一土方,躺上个黝黑壮实、威猛魁梧的高大汉子,独自纳着闷。

    “这不对啊?”他言语着。突然,他不知想到什么,脸色瞬间凝重下来。“不会是......”

    地上缓缓地打开了一道土门,这黑汉“咣当”从土块上跳下去,引得大地一阵抖动。接着,这土门又慢慢地合了回去,再次平静下来。

    北冥曾有鲲,化名鸟为鹏。携雷倒天柱,弄电扣海门。摇翼数星月,摆尾列风云。遥看九万里,西天作何人?

    龟神的躯体剥离成一颗颗硫金的埃尘。一瞬间,黑夜犹如狰狞的恶狼,扑也似的吞噬了白昼。星辰,随着迥迥奔流的银河喝然拥来。那埃尘和星辰相华相弈,交错盘旋,分合不羁,甚是奇妙。

    没过多久,金埃与星辰互相的洗礼也至尾声,是辰是尘已无法辨清,它们收束着,慢慢地,积聚成一点微小的深紫色光斑。

    接着,光斑又开始剥离出来,一个、两个、十个、百个......分裂着,衍息着,越发繁密,越发庞巨,愈发壮观。兽物们依旧伏在地上,虔诚地对天祈祷。

    这群光斑疏疏合合,散散聚聚,且不停增生着。渐渐地,光斑荟成一个人形的体态。

    这人形光辉愈来愈圆滑,愈来愈透润,深紫的亮澄就到了极致,又慢慢地开始消逝。

    紫芒褪却,其中是一高大的少年,魁梧雄壮。深紫色的清发,缕缕青丝顺箍而下,一对鎏漓色的大眼深邃却迸蕴着无尽的神采。龟神的脸儿仍是有棱有角:挺拔的直鼻暗藏着浑厚的宏劲儿,蒲叶大耳宽薄却是灵动俏捷,火红的浅唇张张合合,一轮金线渡过下颚,桃瓣状将其略分对半。骼梁坚杵无比,肱骨踏实非凡,整个人增添了一种沉稳的气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龟神反倒仰天长笑,“原来如此,吾解吾惑。今得苍皇天赐,吾来命名!就称为‘雷’。可否?”说罢,龟神抬头望向天际,又回身看向身后跪伏在地的飞禽走兽们。

    一道闪光,一声轰响,“隆隆!”兽物们又皆狂喜而震,龟神也欣然,大喊:“好雷!”

    似乎在回应他,数十道天雷暴涌苍穹,世界哗然!

    只有龟神,在此中央!(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星际圈不错,请把《星际圈》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星际圈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