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茫茫星河当中划过一条映眼的白痕,缓慢地收束着。这道光掠过星际,渐渐积聚成一点斑光。这点斑光虽然小的微不可察,但是却蕴含着庞巨的能量,发散着刺眼的光芒,弥漫着炽热的温度。它正飞向一个蔚蓝色的圆球,却被前方一个相对很小的灰色圆球阻碍了去路。

    这个圆球黯淡无光,上面全部都是环形的山脉和凹凸不平的暗海,散发出来一种沧海桑田的浓重气息。这点斑光飞到了圆球的跟前,却好像刹不住了一样向它鲁莽地冲去。经过了一阵剧烈的抖动,它刺破了圆球的表层,迅疾地飞入其中。

    圆球之中别有洞天:这是个五彩斑斓的地方,一股生气蓬然生来。这点斑光朝着一个方向奔去。它越过了连绵不绝的山岳、静谧的云海还有磅礴的火山。飞着飞着,终于停在了一座仙雾缭绕的宫殿面前。

    这点斑光好像眨眼一样,一闪一闪地翕动着。随即它冉冉地升起,悬浮在宫殿的上面,好像酝酿着什么。

    “嘡!!!”随着一声轰鸣巨响,这点斑光迅猛地扩散开来,照耀着整个宇宙宛如白昼,璨耀的光芒笼罩着整座宫殿。白光四射,震耳欲聋。

    这座宫殿的高台上一只正在清扫的白兔,看到了眼前的情景,脸色大变。她撇下手中的扫帚,踩着七彩的祥云向宫殿的深处驶去。白兔飞入了一座普通的院落里,匆忙从云上跑下,跌跌撞撞地冲进一间屋子,摔倒在一位美丽的女子面前。

    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那位女子花容失色,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她踌躇地思考了许久,咬了咬牙,然后投给了白兔一个坚定的眼神。白兔点了点头,神色黯然,她跑出屋子,驾着祥云,离开了这座院子,不知所踪。而女子也缓缓走出门外,她轻轻地一踮脚,整个人就飞了起来。与白兔不同的是,她义无反顾地飞向那白光的源头,随即消失在光芒之中......

    光芒持续了很久很久,最后慢慢地消失殆尽。

    全部都停了下来。

    尘霭散去,宫殿此时却已经不复存在。一切都没有了,剩下了一片虚无。但那点斑光,却仍然静静地浮在那里。

    有诗云:独酌醉三更,流觞辗转行。长歌空入镜,薄纱寒蔽星。呓语九宫梦,惊觉一山倾。不见天高阔,独识月自明。

    一座浩瀚的林海之上,满眼望开,整片大地就像被森林铺满。高矮不同形态各异的树星罗棋布的排列着,而在她们之间,一棵高耸参天的巨树被拥簇其中。树上有一群孩子,在与她玩耍着。

    这群孩子们全身上下都披着层叠树叶,艳丽的鲜花好像花冠一样戴在他们头上,他们的小脚被青草包裹着,皓雪凝脂的脸上充满着烂漫单纯的笑容。巨树舞动着她厚实的枝条,孩子们在她的枝叶中徜徉着,就像活泼的小精灵在充满生气的绿色世界里遨游。从一片叶子上面,“蹭”地跳到另一片叶子上。追来打去,好不快活。

    孩子们玩的累了,额头上都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巨树摇起她蒲大的扇叶,刮起阵阵的凉风。孩子们坐在她葱郁的绿叶里乘凉,说说笑笑,而她的躯干微微前倾,让孩子们舒服地依靠在上面。人与树甚是快乐,十分惬意。

    霎然,一束热风窜来,与孩子们戏耍的巨树骤而停寂,孩子们都呆呆地观望着。一点斑光,涌动着炽热的气息,铺泊在巨树的表面。巨树开始剧烈抖动起来,孩子们慌了,求助地望着她。接着,巨树嗖然金斑闪烁,弥散着璀璨的光辉。巨树的叶渐渐笼聚在一起,又慢慢散开,当中徐徐升起一朵流金溢彩的弘盛花苞,含苞待放。

    花苞缓缓绽放着,宣泄着浓重的香气。花蕊的中央抽开鲜红地花萼,结出了一枚鲜红的果实,果实被花瓣托举着。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巨树的抖动渐渐平息下来,花瓣开始慢慢地凋谢着,徐徐地飘零风中,然后落在泥土之上,花茎也缓缓地藏回了巨树中。当那枚果实正从花朵之上掉下的时候,巨树急忙用她的绿叶接住了那枚果实,她的枝条紧紧地将其严实地裹住。枝条里面涌映出金色的光彩,发生一阵阵惊天动地的震响。继而巨树旁边的所有草木都开始摇晃了起来,周遭的树也跟着狂颤不止。

    接着,从这些树的树洞里竟然跑出来了很多人。男女老少有着各色的头发,披花戴叶,踏木登草。孩子们被大人们拉着手奔逃着,而老人们嘴里不知念叨着些什么。整座森林乱成一团,各种不知名的动物逃窜着,飞散着,人们惊慌四逸,不知所措。

    突然,就在刹那间,一切又归于平静,而巨树也沉息了下来。

    人们疑惑地向前巨树走去,却看见巨树正在层层剥开自己的枝条。枝条剥尽,当中散发着灼厉的光芒,甚是刺眼。这光芒呈人的形状,然后光芒尽散,人们定睛一看,那是个幼婴在巨树的叶子上面安稳沉睡。

    幼婴的肌肤像凝脂的朝露,圆润光滑,弹吹可破。围着这个婴儿,人们非常惊奇,互相顾盼。忽然,人群之中一阵骚动。一位翠发坠地,苍冉及腰的老人正拄着黑褐的木杖蹒跚走来——他的绿发之上配着一座小小的树冠,穿着青草铺成的衣,系着绿叶排成的裙,一缕缕葱菉色的千草长叶披联在背上,脚踩着一块深棕色的木头。人们尊敬地看着老人,纷纷让出一条路。

    看见婴儿的瞬间,老人的脸呆滞了。他激动得浑身发抖,向婴儿匆忙奔来。巨树将婴儿紧紧地簇在叶中,树叶沙沙地作着响。

    老人不知对着巨树劝说了些什么,持续了一会之后,巨树才小心翼翼地将婴儿递至老人面前。

    老人喃喃自语着,向天望去。巨树也振颤着,律动着满树枝叶。不知老人又说了什么,在场的人们全都相继离开。人们走到各个树洞前,回了他们从中出来的树里面。只剩老人、巨树和婴儿还在原地。

    巨树用枝条指了指婴儿,又指了指自己,挥舞着枝条,扭动起枝干。

    老人突然神情有些激动,指着巨树,好像在质问她一样。巨树震动得更加剧烈,她昂起了树冠,树枝一齐摆晃了起来,枝叶也摇曳着。僵持了许久,终于,老人无奈得妥协了。他哀声叹了口气,随即又不甘心地讲着什么。巨树的动作也慢了下来,直至静止。老人也终于也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释然的微笑。他的抚摸着婴儿的额头,默默念叨了一句。而婴儿一脸懵懂,咿咿呀呀,惹人喜爱。

    微踪见银宇,恍如星海长。风雾落玉碧,辰烨起苍黄。翻复犹此见,是非何处藏?无须探究竟,独享盛惊芒。

    倏地,天上浮现起斑斓的光芒。老人脸上浮现出喜悦,感激地看了一眼巨树,然后转身走了。

    (新书发布咯,虽然咬文嚼字地挤文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但是还是脑洞大开了,真的是极限了,求关注、求好评、求推荐票哇!!感谢书友们的支持和鼓励!!!)(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星际圈不错,请把《星际圈》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星际圈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