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承学

“龟神!吃果子咯!”森绿大片,紧抱天高。参天大树之下,一位翠发至地,青冉苍苍的老者拎着一只干草编成的小篮走进这棵树的树洞里。树洞中宽阔但幽深,古老却光鲜。篮子里装满了琳琅的果子,晶肥饱满,色泽诱人。

    听到老人的声音,一个稚嫩的幼童一摇一摆地信步走来。他有着墨色的头发,燕翅般的双眉下有着汪汪地琉璃大眼。两只顺风耳垂坠而来,挺直的鼻子、玲珑的嘴巴中有着一口洁白的皓齿。他的身上披着一件宽大的针叶袍裳,双腿缠着段段花絮,脚上拖着一个棕褐的树皮。他看着这筐令人垂涎欲滴的鲜果,却眯起了那一对琉璃般的眼睛,不满地嚷道:“爷爷,前天也吃,昨天又吃,今天还吃,我不吃了!”说罢,幼童转身,走到一堆铺起的干草前,慵懒地躺了上去,不再理会老人。

    “龟神乖,爷爷带来的果子,都是这片森林结的最大最甜的,其他孩子想吃都没地儿找哩!而且林中野物不多,再吃下去就灭绝了,它们也是要繁衍生息的啊......”老人笑眯眯地看着这名为龟神的小儿,走到了他面前,捏起一颗晶莹的果实,塞到龟神的嘴里。

    “唔...唔。”龟神无法抗拒,只得咽了下去。

    “其他孩子都在圣树底下玩呢,你以前也和他们一起玩,现在怎么却窝在洞里呆着。小孩子应该多玩玩,整天自己闷着可不好。”老人调侃道。

    “不要,没劲。”龟神百无聊赖的合上眼睛,有气无力的答道。

    “要不然,”老人神秘的一笑,“我带你去个非常有趣的地方,怎样?”

    “真的?”龟神将信将疑。

    “爷爷什么时候骗过你啊,那个地方叫做承元塾,是大孩子们承学的地方!”

    “承学!”听到这句话,龟神两眼放光,立马从干草堆上蹦了下来,“爷爷,那咱们快走吧。”龟神连忙拉起老人,“不急不急!慢点走!”老人笑道。

    天光十色,百树如旭。二人走出树洞,巨树抬起她油绿的枝叶抚过龟神的头顶。一群孩子正在巨树荫下乘凉,嬉戏玩闹着。“蒲老早!”孩子们看见二人,先是向老人道了个早安,然后一个菉发的黑壮小孩朝龟神嚷道:“龟神,你也一起来玩吧!”“桐柱,我还有更重要的事呢!”龟神没有继续再说,拉着老人,向丛林中行去。

    他们穿过那片丛林,继续深入。走了段路,一抹庞红映入龟神眼里:两棵高大的歪树相互缠绕一起,橘红色的树叶交织着。四周插满了整齐的木桩,木桩挂满了缤纷的花朵,顶上搭满了捆捆枯草。里面完全封闭着,只有中间是一帘枫叶。老人牵着龟神的小手,缓步上前,隐约可以听见有人的声音。龟神急不可耐地掀开了叶帘,拉着老人走了进去。

    “我等所居之地乃是个巨大的圆球,它称之为世界,我们所在的这片森林只是世界当中的沧海一粟。世界上有数以百计的国度,但主要是由四个极其强盛的王国掌控着,分别是——风、水、火、土四大王国。”这是一位有着火红披发的中年男子,直眉虬胡皆染浓赤。一身红叶风衣,足盘着几缕棕丝,底衔松石。他擎着一根粗大的叶脉,端坐在在一盏年轮之上侃侃说道。而下面,有一群少年坐在下面的茅草上聚精会神地倾听着。

    中年人说的这些深深地吸引住了龟神。龟神连忙问道:“那我们是什么国呢?”

    说罢,老人和中年男子脸色微变,却又很好的掩饰了,但还是被龟神敏锐地捕捉到。少年们回过头,皆向老者问好:“蒲老好!”老人报以微笑。少年们又纷纷看着幼小的龟神,相视一笑。其中一个桃色头发的女孩看着龟神,水灵的眼睛扑闪扑闪的,十分可爱。她对龟神微笑道:“龟神,我们正在听承使授学呢,你还没有到承学的岁数,快去和桐柱他们玩吧。”

    这中年男子看着龟神,又瞥了瞥老者,好像在询问着什么,老人微微眨眼。男子再转而端详着龟神,意味莫名深长起来。他开口对龟神说道:”龟神啊,我名为枫掣,乃是一位承使。在你不记事时我见过你一次。因我定居这两树之上,除了这些承学的孩子们,此地无人问津,所以你不曾见过我。至于我们的王国,”这个叫做枫掣的红发男子顿了顿,抬头冥望,“大伙听我讲个故事吧。在这个世界上,原本有一个和四大王国一样强大的王国,它叫做木王国。”

    “木王国有广袤的土地,浩瀚的森林,丰富的资源,比起其他的四个王国只强不弱,百姓善良淳朴,安居乐业;臣子才贤德能,忠心耿耿;国王宽恤宏爱,英明神武。”龟神认真地聆听着,少年们若有所思。

    “正因如此,木王国深深威胁到了其他王国,于是四国派出他们最精锐的部队联手举兵攻打:火之国的侵略者们,口中吐出猛烈的火焰焚烧着一片又一片的森林;风之国的侵略者们挥腾出咆哮的飓风践踏着一个又一个的村落;水王国的侵略者们,召唤着狂暴的巨浪席卷着无辜的百姓们,土之国的侵略者们以他们磐石般坚硬的躯干屠戮着逃难的人民。但木王国也强大无比,他们当中的一些人控制着森林中的花草树木,抵抗着四国的攻势。”枫掣接着说道。

    “战士们为了保卫国家前仆后继,国王也守护着木国的百姓战至最后一刻,然后不甘地倒下。四大王国损失十分惨重,而木王国的人民几乎死尽。只有王子带着寥寥无几的幸存百姓们,逃至木之国的深林之中,躲进了一棵参天巨树的树洞里。”

    龟神便想到了自己住的这棵巨树。打自己记事以来,她对自己就十分怜爱。有一次,他在森林里追赶花雀追得太兴奋,迷失了归路。巨树就开始癫狂地颤栗起来,正在巨树之上嬉戏的孩子们被一股巨力震落,然后跌在地上。平常和孩子们玩耍的巨树此时却疯乱地四甩着树枝,散发着红光,令人惧怕,孩子们都傻眼了。直至他回来了巨树才安祥下来,舒展的阔叶合聚在一起,将他紧紧地搂在其中。

    “四国那些心狠手辣的侵略者们当然不会轻易放过木王国的‘余党’,”枫掣接着说道,“他们杀到神树前,大批鱼贯而入。而奇迹出现了,进入神树的侵略者们接连吐血身亡,无人生还,而木国的幸存者们却毫发无损。从此,四国的人们没有踏进过这座森林半步,但一直遣人在森林外轮番驻守。木王国幸存下来的人们就一直定居在森林之中,没衣穿便穿着着草木花叶,没食吃便吃着林中野果,没地方住就住在每棵树的树洞里。而那棵参天巨树被人们称之为‘神树’。森林里的人们也再没有踏出过这座森林。两者井水不犯河水,一直持续这么多年。”

    少年们都惊呆了,脸上全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龟神也恍然。

    “没错,孩子们,正如你们想的这样,我们,就是木王国幸存者的后裔。”

    一个不敢想的猜测变成现实,龟神和少年们内心极大的震动,接着就是与枫掣先前相同的恼怒。“那还等什么!我们杀出森林!为祖先们报仇!”一名黄发少年怒地站起来嚷道。少年长发竖立,浓眉褐眼,狮子粗鼻,四方大口,直里直气,性急如火。

    “你以为是那么容易的?昔日强大的木王国都被他们覆灭,你拿什么去报仇?再说了,这么多年相安无事,你贸然杀出,万一失利,你把民众的性命置之何地?无知莽夫。”一名长相俊朗,有着深蓝色瞳孔和纤巧秀气的鼻子,面如敷粉,唇若涂脂的靛发少年一脸冷峻地斥道。

    “鸢尾!你说什么!”黄发少年羞恼地站了起来,指着靛发少年怒道。

    “你们别吵了!栾树,其实鸢尾他说的对,你这脾气不要总是这么急,做事要三思而后行。”那桃发少女也劝阻道。

    “哼,看在小桃的份上,算你走运,否则你今天死定了!”

    “随意!”

    “你!”

    “咳咳......”枫掣看到孩子们吵了起来,赶紧咳嗽一声,“都安静,四大国的力量岂是你们几个小毛孩知晓的,木王国早已不复存在,现实就是如此。四大王国和曾经的木王国之所以这么强大,那是因为国人的血脉中有种名为元素的神秘物质:比如说,我们木王国的人们有着很长的寿命,与植物有着密切的联系,这是元素血统,只要是木王国的人都拥有木元素血统。但曾经木王国中还有一部分人,他们可以与植物交流,操控植物,甚至召唤植物。不同于元素血统的是,这叫做元素天赋。而想要运用天赋,就要拥有对应的法则,名为元素法则。其他四国拥有元素天赋及法则的人越来越多,可我们的木元素法则却已经失传了几代,空有天赋又有何用?所以人才凋零至今......哎,山林窦窦,草色油油。奈何疫蛀,噬我三秋。”

    少年们似懂非懂,不再争吵了。

    龟神也云里雾里,又是“血统”,又是“天赋”,一切都是未知的东西,龟神感觉自己的求知欲就像泄洪一般涌上心头。他向枫掣问道:“枫承使,我以后能不能也和大家一起承学啊?”

    底下的少年们都又笑了起来。而枫掣却严肃地沉思了一刻,又郑重地和老者交换了个眼神,然后注视着龟神充满渴望的眼睛,终于点头同意。

    “太好啦~”龟神兴高采烈,他快速地找了块茅草坐了上去。少年们因为这幼童的到来,也是大跌眼镜,剑拔弩张的气氛随之缓和。枫掣又继续自顾自地讲了起来。

    老人见龟神已经赖在这里不走,于是笑着对龟神说:“那爷爷就先走了,你承学后要自己回来哦。”

    “知道啦爷爷!”龟神正全神贯注地听着枫掣授学,不耐烦的应道。老人苦笑一声,然后怡然离开。

    “蒲老再见!”少年们看着老人离开,又继续认真听学。龟神也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地咂一咂嘴,时不时地挠一挠头。这次承学,会永在龟神心里。

    起轩独醉语不休,长夜怎得促更愁。执笔蘸情飞墨发,拈棋忆苦簪白头。

    引觞掷酒邀北斗,登履踏云是南楼。简食陋居思未断,昔人去日泪还眸。

    (亲,推荐票有吗...求求...给个好评也行哦!)(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星际圈不错,请把《星际圈》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星际圈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