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章 看到不好

    乐雪织最近与以往都不同,以往的乐雪织上课迟到早退,并且课上也是倒头睡大觉。可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乐雪织开始认真听课,并且每份作业都自己完成了。

    这样能巨大的转变让众人都有些好奇,对方是不是受刺激了?

    不然的话怎么突然转变如此之大。

    十八班的众人近日的学习态度已经很认真了,在看到唯一一个摸鱼打诨的乐雪织都开始端正了态度。他们也更加投入了学习之中,连一向散漫的乐雪织都认真学习了,他们有什么理由不更加努力奋斗呢?

    他们可没乐雪织那么厉害,她上课不听怕是都能考的很好。虽然外头都说乐雪织是找的枪手,可他们是现场看的对方写答案,他们抄的时候答案都是热乎的。怎么可能是找的枪手?

    少女清隽的眉眼满是认真,微微锁着的眉头更显她此刻的专注。暖阳从窗外倾洒进教室内,窗边的少女的身上被镀上了一层圣洁的光芒。二者交融,这一瞬间少女似是天神下凡般圣洁。

    而靠倚在门口的薄斯修恰好看到了这一幕,并且因为被这场面所惊艳,他站在原地足足有一会儿了。

    薄斯修一贯知晓少女的相貌惊艳,只是这样的出挑,让薄斯修的心中有些晦涩。

    这样的容貌,不知道会惹来多少的烂桃花。

    本身就不打算进来打扰众人,心中计划着远远看上几眼就足够。只是没想到,终究是他贪得无厌,几眼是远远不够的。

    薄斯修心中失笑,深邃的眸子里有几分无奈。他看了看时间,转身准备离去。

    可正好遇到了往教室里送卷子的向思明,向思明也已经许久没有在教室附近看到过对方了。对方虽然是自己的班主任,可对方却任由十八班作为,课也不上,班级也很少来过。

    唯一对他们的负责的地方,也许便是那个神奇的U盘吧。

    向思明长这么大,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不问班事的班主任。对班级的一切漠不上心,对班级内的成绩也不在意。只是闲来无事来班级里溜达一圈,这已经是对方最为上心的行为。

    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在帝阳做什么的,对方怎么看都不是会教书的人,倒像是来度假的。

    向思明面色微讶,惊呼出声,“司老师?”

    这声音不轻不重,可在此刻静谧的十八班却格外的响亮。

    尤其是某几个对这个名称格外敏感的人,谢深晨下意识的虎躯一震,捏紧了手中的笔。而他身后的乐雪织直接抬起头,双目绽放着耀眼的光芒。

    此刻薄斯修站在门口,由于逆着光,并看不清男人此刻的容颜。只能大致看到男人高挑颀长的身姿,一双修长的大腿更是在黑色大衣之下若隐若现。

    虽然是穿了裤子的。

    乐雪织心中忍不住幻想了一下没穿裤子的场景,下一秒就被心中正义的自己骂的狗血淋头。

    她怎么能对圣洁的薄斯修成日里抱着这样污秽肮脏的想法?

    乐雪织大声喊道:“司老师好!”

    这下班级内的人想不注意到对方都不行了,随着少女的第一声呼唤,继而是一大片的问好声。

    薄斯修面色不变,淡淡的应了一声,便算是有所应答。

    薄斯修微微低头,看到了眼前学生手中的卷子。想着自己还是这个班的班主任,还是得上心几分的,于是关切的问道:“新的练习卷?”

    薄斯修让各个名师整理了高考模板题,许多都是往届参与过高考的人员。简简单单的一份卷子,都有着高考题目的身影。提早让他们适应高考的题型并不算是坏事,若是他们每份卷子都做,每份卷子都没有疑惑,上个一本线是很容易的。

    只要他们肯用心。

    若是他们自己浪费了这个好机会,那这也不能怪薄斯修。他该做的已经做的,让他真的来上课?那是不可能的,想都不用想。

    向思明听着这话,嘴角忍不住抽动了一番。忍住了心中的吐槽,他恭敬的回答道,“今天是分班考。”

    转眼的时间,已经是新的一次分班考了。也是高三最后的一次分班考,可以说这次的分班考尤其的重要。

    听了这话薄斯修也不觉得尴尬,只是淡淡的点头,“加油。”

    向思明听着这话,心中腹诽道,这话说的还能再敷衍点?对方好说歹说也是他们的班主任,居然连今天是分班考都不知道!

    但向思明也不觉得对方真的是个老师,若是当真是个寻常教师,怎么可能请的动那样一群名师?而且从谢深晨的嘴中也偶尔有所听闻,这个司老师似乎是个很大的人物。

    最起码是他想不到的人物。

    向思明十分乖巧道,“我们不会给司老师您丢人的。”

    薄斯修点点头,可他的面上依旧淡漠毫无波动。他才不在意这群学生到底考了什么成绩,他在意的唯独只有一个人。

    薄斯修刚走不久,乐雪织也跟了出去,借口是上厕所。众人也没有疑虑,反正现在考试还没开始,时间尚早。

    乐雪织急忙跟在对方身后,一路小跑才堪堪追上,只是在一处拐角,对方竟然不见踪影。

    乐雪织心中正懊恼,可身子感受到一阵拉力,整个人朝拐角的一侧跌去。

    没有想象中的冰冷坚硬触感,而是一阵温暖有力的怀抱。乐雪织抬起头,眼前的人果然是薄斯修。

    乐雪织的面上顿时溢上了的化不开的笑意,她伸手搂住了对方的腰间,“宝贝,今天的花是你送的吗?”

    虽然已经从司徒玦口中知晓,但面对着薄斯修,她依旧想问一次这个问题。

    薄斯修点点头,深邃的眸子如一片潭水。他轻声道,“喜欢吗?”

    乐雪织点头如捣蒜,生怕对方不相信一般。随后她瘪着嘴,有些好奇道:“不过为什么要在帝阳内送?这样会不会太高调了?”

    她一直认为,对方在帝阳内是低调行事的,这么久的时间以来,别说别人知晓他的真实身份了。就连他的面,很多人都没见过几次。

    一个活在传闻中的帅哥老师。

    薄斯修眸子一顿:“不喜欢吗?”

    乐雪织果断摇头,怎么可能不喜欢?

    没有女孩子能拒绝高调奢华的浪漫,尤其是这等大的仗势。乐雪织承认自己是一个俗人,对物欲有着极大的野心。她喜欢一切华丽美好的事物,在面对如此大手笔的场面,她自然是喜爱的。

    得到了她的点头,薄斯修才道:“喜欢便好。”

    乐雪织略微思索,旋即道:“不过宝贝,下次不要这样了。”

    薄斯修漆黑的眸子慢慢蓄起了风暴,他敛了敛眉,让自己的情绪不再外泄。他声音低哑深沉:“为何。”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带着彻骨的冷意。

    乐雪织答道:“你不应该让司徒玦来呀,现在好多人都以为我和司徒玦有一腿。可我明明是和司徒玦的老板有一腿,这不是他占了便宜吗?”

    想到这儿,乐雪织的心中还是有着熊熊烈火。谢深晨居然说她和司徒玦之间有着不可言说的关系,她明明是和他的老板有。

    清俊的面孔微微一怔,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薄斯修抿了抿唇角,沉吟片刻道:“有道理,下次不会了。”

    下次?

    乐雪织眼睛一亮,虽然从司徒玦哪儿已经得知,在校晚会那天对方似乎还会给自己准备惊喜。可是从当事人的口中得知到这件事,她的心中还是十分欢喜期待。

    乐雪织微微抬头便可以看到对方那双漆黑深邃的眸子,她不矮,在女生中算是高的了。一米七四的身高在对方近一米九的身高前竟显得十分娇小,乐雪织笑了笑,随后在男人下颚边缘落在一吻。

    薄斯修双眸静静的锁着她,不发言语。

    乐雪织被这犀利的眼神看的心中有些发毛,干咳两声解释道,“这是谢礼。”

    薄斯修薄唇动了动,一手轻松的挑起她尖小精致的下巴。微微低头便在少女的唇边落下羽毛一般轻巧的一吻,随后沙哑低沉的声音在她的耳畔边萦绕不绝。

    “这是还礼。”

    乐雪织心中似是有千万海浪翻腾澎湃,心中的雀跃都要溢出身体。她有些惊愕看着眼前的男人,这也太能撩了吧?

    整的她小心脏都开始加速跳动,恨不得抱着眼前的男人亲他个千百遍的。

    虽然心中十分想实施,但她还是十分理智的,这样粗暴直接的行为怎么能做出来呢?这也太有损她的形象了。

    耳边播放着英语听力的试音,乐雪织愣了愣,这是啥?

    薄斯修眼底氤氲的莫名情绪慢慢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清明,他静静说道,“你该回去考试了。”

    虽然话是没说错,可乐雪织此刻就是要无理取闹,她双臂环的更紧了,抬起头恶狠狠道,“我就不走,我就不走,我要抱抱,我还要亲亲。”

    乐雪织现在已经将上一次醉酒以后的场景回忆的差不多了,她确实和薄斯修接吻了,并且不是点到即止的那种,而是伸舌头的!

    可当时她喝醉酒了,意识都模模糊糊,哪里记得当时的感觉?能够勉强回忆一些片段就不错了。

    想到这样美好的一幕,自己居然意识不清,乐雪织就十分痛心疾首。

    这简直是浪费了一个大好时机。

    少女面上的万千变化实在是有趣,薄斯修从喉间溢出了一抹轻笑,他说道,“被人看到不好。”

    对方一直在学校内很注意分寸,生怕二人之间的关系暴露。

    乐雪织撇撇嘴,话虽如此,但她此刻已经被美色所惑,哪里还记得那些有的没的?

    于是她说道,“亲我。”

    面对这样美好的要求,薄斯修自然是不会拒绝,于是薄斯修缓缓低头,在她的唇上覆下一吻。

    只是很快,那抹冰凉软糯的触感便离开了,只余下淡淡冷意。

    :。:

(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戏精夫人已上线不错,请把《戏精夫人已上线》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戏精夫人已上线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