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里应外合

    苏之钰紧紧的抱着杜若楠,那个女人在他怀里奔溃颤抖,那样的痛彻心扉分明也在撕扯他的心,苏之钰沙哑着声音,“若楠,我知道的,他只是去了另一个地方而已,这里不是他的归属,若楠,我在的,我在的……”

    “啊……之钰,是不是我害了他啊,我……我没有想过会这样的,我只是希望他,他能过的好!”

    杜若楠嘶吼着,太多的惆怅压着她的心口,一切都是那么的突然,苏之钰就那样牵着杜若楠,一起默默回去了军营,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但杜若楠知道,这个男人会一直在她的身边,就像很多年前的那样,从未变过。

    苏之钰杜若楠两人回来之后,伙计盯着杜若楠看了半天,确定了杜若楠没受什么伤之后才放下了心,“姑娘,你没事就好,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没事太好了……”

    伙计的激动溢于言表,满脸的担忧与深情,却在苏之钰看来是满满的恶心和虚伪,“如果你不这样明目张胆的对她偏心,也不至于会有这样的结果。”

    苏之钰的语气很冲,也许这个伙计本心不坏,也只是因为爱杜若楠,但是他现在就是特别烦躁,烦躁到让他想要怒吼。

    小雨也在这个时候走了出来,死死的盯着杜若楠,就像是要把杜若楠吃了一样凶狠,眸子里全是恶毒和算计,“杜若楠,怎么,你回来了?呵呵,春楼头牌呢,我不知道苏之钰是怎么看得上你的,你真让我恶心!”

    苏之钰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到令人发指的人,“到底是谁做了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你心里不清楚吗,你居然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我心里清楚?我应该清楚什么?苏之钰,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小雨面目狰狞着,苏之钰在这军营里只不过是个士兵,没有任何权力,她就是想整那两个人,也不会有任何人来管她。

    杜若楠自始至终不发一言,静静的看着小雨污蔑自己,冷冷的表情让苏之钰和伙计心疼,杜若楠又笑了起来,转头的时候一滴泪落了下来,洒落在尘埃上,未曾荡起任何波澜。

    ……

    战争四起,哀鸿遍野,所有人都为了生而杀红了眼,苏之钰看着队长的脸,郑重其事的表示自己可以有更好的解决方案。

    “队长,我真的可以有更好的方法,你要信我,这样下去只会白白损耗兵力罢了,对方的人马根本不会来这边的。”

    队长还是犹豫了,“我知道你做事谨慎小心,只是你从来没有作战经验,我害怕你会胆怯,下次吧,我需要再看看你的能力,苏之钰,你别急,慢慢来。”

    苏之钰没想过真的帮助边疆,但是他需要职位,需要权力,小雨受不到应有的报应,他不能安心。

    “队长,你信我一次,我定会扭转局面的,我保证,不会有任何损失的!”沙场上苏之钰的声音格外雄厚,但是队长犹豫不决的态度,让苏之钰束手无策。

    终于,失败了,还是失败了,队长开始怀疑自己,明明是血雨腥风的战场,队长却感觉到了时间的停止,那些人的兵器和血肉碰撞在一起让画面更加的震撼,有士兵跑来拉扯他们的队长。

    “队长,快走啊!这里已经失守了!快走啊,带着兄弟们冲啊!”士兵的最后还是死了,被敌人的刀剑**了后背,一切都是那么的突然,又是那么的理所应当。

    苏之钰看准这个机会,跑到队伍的中间,声嘶力竭的呐喊着,“边疆的战士们,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家国,但是你们想过没有,只有好的方法才能走上对的路,这样下去你们只会白白损耗自己的生命,到头来你们的家人怎么办?”

    那些士兵在血雨腥风中寻找着自己的安身之所,却一个个看着彼此的鲜血淋漓无动于衷,杀戮在每个人心中已经变得麻木,唯有活下去才是最好的希望。

    而对面陶知国也跟苏之钰之前有过约定,在收到这样的信号之后,主动开始退兵。假装被便将军队鼓舞人心的士气所打败,边疆士兵振奋人心,开始逐渐有了动力,最后整个陶知国已经退到边界外线。

    队长看着面前平静男子,“苏之钰,你果然没有让我看错,之前是我错怪你了,我还以为,你不那么熟悉军事呢,没想到很是厉害啊,但真是让我更加刮目相看啊。”

    苏之钰听到这样的话很是激动,如此一来,他就可以提出自己的条件,但愿这一切都如他所想的这样。

    “你说吧,你想要什么?我会尽可能的满足你的。”队长对面前这个男人大加赞赏,引来士兵的嫉妒。

    “我想要升官职,因为我有想保护的人,还希望队长能够同意。”

    队长愣了愣,但还是点头同意了,想必又是为了那个女人吧。美女窝 

    苏之钰不断的升加官职,在后面的战争之中初露锋芒,短短的半个月便已经成为军营中一个不小的首领了。

    小雨看到自己和之前帐篷里的男人被带到军营外的时候就觉察到了事态的不对,只是现在她不能轻易露出马脚。

    “我知道我之前没有本事,处置不了你,也没有办法替我的夫人报仇,但今时不同往日,你必须要为你所做的付出代价,不是什么人你都可以随意碰的。”

    苏之钰依旧是清爽的嗓音,在空旷的外台上却显得格外恐怖阴森,杜若楠看着对面旁边的男人为自己讨回公道,突然觉得一切辛苦都不那么重要。

    “那我想知道我到底做错什么了,这军营是讲证据的地方,不能因为你的官职就随意处置我。”小雨丝毫没有表示出惧怕,她早就已经看透了,这一切不过是一个死字,她有何惧。

    “所以你是想要证据吗?你身后站着那些士兵哪一个不是正人,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那些士兵早就已经被苏之钰敲打过,此刻纷纷说着事实,让小雨难以辩驳。

    小雨突然露出了狰狞的表情,看着面前的人嘶吼着,“是,你们所有人都觉得是我的错,可是你没有想过我吗?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是我来承受这一切?为什么说不爱就不爱了,凭什么!你告诉我凭什么!”

    小雨坐倒在地上,双手撕扯着头发,满腔的痛苦无处发泄,那些痛不欲生梗在喉咙里说不出来,咽不下去深深灼伤了胃。从来没有一个人关心过她,她以为她找到了她的良人,到最后只有一句只是误会便葬送了他所有的深情和美好,这笔账要怎么算?这红尘的道理又该怎样分得清楚!

    “所以你就要把这一切都强加在别人身上吗?你以为所有人都会以你为中心吗?小雨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苏之钰反驳着,丝毫没有怜香惜玉,这一切总该结束了,所有的源头都应该被切断,那些密密麻麻的伤口也总要有个最好的结局。

    就在所有人都想着怎样解决的时候,小雨却突然拔起旁边水的箭,自刎而亡,谦献血洒在尘埃,未曾记起任何波澜。

    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一个人去扶起那个已经断了气的尸体,只有伙计跪在地上仰天长啸,他的确对不起这个深情的女子,害她白白送出了心意却不愿意接受,最后换到这样的结果。

    “小雨,哥对不起你呀!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的,我只希望你好好的,对不起……”

    这世间再也没有一个人会在半夜三更偷偷塞给他一只烧鸡,再也没有一个人会关心她有没有吃饱穿暖,在这个陌生年代里,他仅仅有过这么一丝温暖,最后也被他亲自磨灭。

    杜若楠看到这样的结局是心下不忍转头离开的时候,两行清泪落入尘埃里,原来人死的时候,是可以这样轰烈的,轰烈到只能看到一抹红,便再也看不到那么鲜活的生命。

    苏之钰知道女人心里不悦,牵起杜若楠的手,“没事了,这一切都是她罪有应得,不**的事情,我们会有更好的人生的。”

    也许吧,也许明天会更好,又也许会更加糟糕,但日子总要过的,不是吗?

    次日,两人来到后厨,一夜的挣扎总算平复了心情,两人想着赶紧办正事,便想通过伙夫来下药。

    伙计还沉浸在昨天里的苦闷之中,难以自拔,看到两人微微有些不悦,“说真的,一直以来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瞎想不敢该想的人,到头来连最后一丝光都没了。”

    “没事的,总会过去的。”

    杜若楠默默的提出了自己想要掌勺的想法,伙计也同意了,然后转身失魂落魄的离开了这里,带不走满地凄凉,留下苦闷和无奈。

    伙计走后,两人在厨房里拿好准备好的药,准备到进锅里的时候,伙计突然转身进来看到两人诡异动作,心下一紧。

    “你们刚才在做什么?这旁边放着的粉末又是什么东西?”

    杜若楠无所谓的拿着又放进锅里,然后解释着是某种调味料。(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商女姝色:拐个夫君开染坊不错,请把《商女姝色:拐个夫君开染坊》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商女姝色:拐个夫君开染坊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