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自食恶果

    杜若楠越发的感觉到身后有气息的传来,不觉加快了脚步,便感受到了有人把胳膊搭在她的背上。

    杜若楠知道身后的人并不是真正人类,而是野狼只有野狼,会在深更半夜里把爪子搭在人的背上,好让人一转头便直接咬住脖子。

    她一定不能慌……

    杜若楠没有回头一直往前走,身后的野狼也跟着杜若楠往前走,在遇到前面一个大树的时候,杜若楠没有丝毫犹豫的伸手就往上爬,野狼在下面不断的撞击着树,仿佛要将杜若楠撞下来。

    这棵树的树根已经弯斜,看来是被有人砍过了,如此巨大的震动之下怎么都会被摇动下去的,现如今没有任何办法,孤立无援。

    巨大的恐慌透进杜若楠的心里,那种担忧,害怕天下天地间只有一个人的孤独感,让她倍加害怕。

    “苏之钰,不过这次我没能安全回去的话,你一定要过得好好的……”杜若楠不停的自言自语着,像是在告诉自己,也像是在为自己打气。

    野狼不停的撞击着树干,整个大树已经变得摇摇欲坠,生死就在此一念之间。

    终于大树倒了,杜若楠被迫掉了下来,本以为会触碰到大地的疼痛,没有想到却碰到一个温暖的身体。

    “嗷呜嗷呜……嗷呜嗷呜”

    那是一个干净的少年,只是整个动作和行为都和狼一样,杜若楠从未见过有这样的人,不由得向后退缩几步,野狼也在一边虎视眈眈。

    “你是什么人?你要做什么?”杜若楠的问着少年口气都有些许的没有底气。

    但是那少年依旧发出类如狼嚎的声音,好像并没有听得懂她所说的话,但是却和旁边的野狼有所沟通。

    那野狼刚开始还恶狠狠的想要向杜若楠扑过来,在少年的一阵嗷嗷嗷呜之后,慢慢的缓下身形,转身离去。

    如此看来,这少年并不是恶人。只是为何这少年听不懂人话去和野狼有所交流。

    “你真的听不懂我所说的话吗?”杜若楠依旧没有死心的问着,那少年没有开口,眼睛里都是警惕。

    少年弓下身子像陆生动物一样爬行着前行,一边用鼻子拱着杜若楠,最后来到一处山洞里面。

    杜若楠想要和少年有所沟通,在阳光的细碎下,看到少年的眼睛,竟然异于常人,呈黄褐色。

    一看之下,那少年的后背上有一处树干划过的伤痕,看上去伤口鲜血淋漓,血肉模糊,好不让人心疼。

    “我帮你包扎一下伤口吧,唉我又忘了忘了,你是不能听懂我的话的。”

    在杜若楠的手舞足蹈的解释下,少年也明白了面前女子的意思,乖乖的露出了自己的后背。女子的手特别温柔,就像那年养他长大的母狼一样,那样的温柔婵娟,让他不由得怀念那个下雪的天气。

    苏之钰训练完之后没有见到杜若楠,帐篷里里外外都找过了也没有杜若楠的影子,不由得心惊胆颤。

    “你见过我夫人吗,就是每天和我一起的,非常漂亮的。我找不到她了,我现在好担心她的安全,你有见过她吗?”

    “哦,我知道啊。知道她是军营中最好看的一个,不过昨天就没有见过了,你去问问别人吧,兴许能够问到。”那人倒是个好心的,说完就继续干自己的事情去了。

    苏之钰焦头烂额,太多的无奈压在他头上,他多害怕他的杜若楠受到什么危险,整个人紧慌失措的各种去询问军营里的人。

    只是,杜若楠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人知道杜若楠去了哪里,就在苏之钰束手无策的时候,之前的伙计来了,一脸纠结的问着苏之钰,“你是不是再找杜若楠,昨天她跟小雨,就是那个厨娘,他们好像被别人看到一起在那个帐篷里拉扯,我有事昨天,尽然忘了,这才想了起来。”

    “我知道了,我会去的。”苏之钰说完就快速的离开了这里,担忧的深情,显而易见。

    而此时的帐篷里,只有小雨和一地狼藉,那是男女欢爱后的狼藉,那是令人作呕的难闻气味,小雨就衣不蔽体的躺在地上,眼神已经变得空洞,整个人伤痕累累,就像死了一样。

    “你怎么……”苏之钰一进来就看到了小雨的裸体,急忙退了出去,把自己的外袍脱了披在小雨的身上,这才敢用目光直视小雨。久久看书 

    “小雨,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杜若楠呢,你把她怎么样了!”

    小雨就像死尸一样,慢慢的爬了起来,身上的衣服已经滑落,整个人如同孤魂野鬼一样尖叫着,“哈哈!你是不是特别得意啊,你是不是觉得你们很厉害啊!我告诉你,我昨晚就想毁了她,撕掉杜若楠恶心的模样,她就是贱人,是狗屎,她什么也不是!”

    “闭嘴!”苏之钰转过了头去,避开了小雨的裸体,小雨嘶吼着,有些事情如果她忘不了,那么别人也休想忘掉!

    “我警告你,你也是个可怜人,我不会故意纠缠你,但你要是再欺压杜若楠,我让你生不如死!”知道面前这个已经疯了的厨娘问不出任何事情,便打算离开,却在帐篷外面发现了一只耳环,那是他当初带回去的礼物。

    苏之钰一直往前走着,果然军营是在一片树林前扎营的,既然所有地方都找不到,也就只能是树林里了。

    巨大的悲痛蔓延了苏之钰的内心,那种恐慌,对他而言,是失去整个世界,杜若楠就是他的全部,苏之钰轻轻的开口,毅然的踏上了树林里,“杜若楠,等我,等我接你回来!”

    杜若楠和那少年在洞穴那里呆着,两个人没有任何交流,却也相安无事,在少年眼里,面前的这个女人就像冬日暖阳一样,幼小的时候,母狼喂给他生肉,也是这样的温暖。

    “嗷呜嗷呜嗷呜,……”

    “好了,我知道了,知道你再谢谢我,再等等吧,再等等天气晴了我就离开这里。”杜若楠想着,也不知道失踪好几天了,苏之钰都急成什么样子了。

    苏之钰看到了路上有狼群的痕迹,默默的在身上放了泥土,好遮盖住自己做的体味儿,然后就看到了一个倒下来的大树,那树像是被外力直接攻击所倒,而苏之钰又在树下看到了杜若楠的耳环。

    杜若楠,一定就在这附近。

    顺着一些奇怪的脚印,苏之钰往前走着,这些脚印像是人跪在地上所导致的,但是为什么会有人跪在地上匍匐前行呢?

    就当苏之钰找到那个山洞的时候,苏之钰看到杜若楠和一个少年在一起,那少年好像不会说话,只是一直发出野狼的呼喊声,听上去极为诡异。

    “杜若楠!”

    苏之钰喊着,那少年也转过了头,立刻露出了凶猛的防备姿势,杜若楠从后面抱住了少年,然后就像顺着动物的毛一样安慰着少年。

    半晌,少年才平复了下来,不对苏之钰露出敌意,杜若楠也起身走到苏之钰面前,两人对视一眼,千言万语都不用再说,紧紧的抱在一起,只有触碰到彼此,他们才能相信是存在这世间的。

    “若楠,对不起,我来晚了,你没事吧,对不起啊,我真的没想过这样的。”

    “好了,说这些做什么,我只是在这里迷路了而已,你来的不晚,你来的刚刚好,之钰。”

    那少年仿佛感觉到了苏之钰会把杜若楠带走,整个人又再次虎视眈眈的盯着苏之钰,苏之钰解释着少年不会说话的原因。

    “在我们那里,这种人被称为狼人,是因为他们从小就是由狼群养大的,所以生活习性和吃食,都是模仿狼群,你看到的少年就是如此,只可惜现在条件不行,不然也是可以挽救成为一个真正的人的。”

    两人正说着,没有在意到身后的老虎前来,只是当两人转头的时候,一切已经来不及。

    “小心,杜若楠,头向下!”苏之钰大吼一声,那老虎被吸引了视觉,一下子又扑了苏之钰,老虎嘶吼着,森林之王的威猛丝毫不慌,盯着两人仿佛已经把两人当做了盘中餐。

    苏之钰一直让自己成为老虎的攻击对象,把杜若楠的伤害降到最低,只是两人都没有躲避过,千钧一发时刻,老虎被咬死了,而那少年血肉模糊到可怕,整个人如同被车马碾压过的一样,被老虎的爪子穿透了身体,再也不能呼吸。

    一个人到底有多大的勇气和毅力才能咬断老虎的脖颈,苏之钰不敢想象,他知道在狼群的熏陶下,少年一直吃生肉,口腔咬合力比一般人都强,但是这还是不符合逻辑啊。

    杜若楠跑了过去,少年已经奄奄一息,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像是野兽的嘶鸣,又像是最后的乞求。

    杜若楠听到少年说着,“嗷呜嗷呜,姆妈……”

    便再也没有了任何呼吸,苏之钰早就趁刚才的空隙彻底将老虎杀死,回来就看到杜若楠坐在地上,抱着那个少年,泪流满面。

    她说,“之钰,我以为我能够成为他以后的光,没有想到,是最后的乞求,他喊我姆妈……”(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商女姝色:拐个夫君开染坊不错,请把《商女姝色:拐个夫君开染坊》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商女姝色:拐个夫君开染坊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