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处境堪忧

    沐灵姝故意将白磷火烧草屋的事情安在沐灵巧的身上,就是为了让真正的凶手掉以轻心,麻痹他,让他放松警惕,露出马脚。事后因春雨吐露的一个信息,让她放弃了这个机会。

    那日出阁宴上,惜少白曾离开沐灵姝去找暖雪的踪迹。

    自从她离开沐府就失去了暖雪的消息,小白又不能离开她太远,她也不敢轻易地找人打听。

    万一她打探暖雪消息的事情传到老祖宗或者那个一直躲在暗处想加害她的人的耳中,难保不会对暖雪不利。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毕竟当日暖雪选择留下,在某种程度撒上是顺了老祖宗意。

    沐灵姝觉得暖雪应该会被调去做粗活,过得未必太好,但总比跟着她寄人篱下,吃了上顿没下顿,甚至还有生命危险的好。

    小白找到了暖雪,看起来消瘦了一大圈,显然日子不好过。

    小白无法和暖雪交流,不知道她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但是看到春雨暗中帮助暖雪,所以才有后来的沐灵姝给她选择的机会。

    正因为她对暖雪种下的那一点善,才有沐灵姝为暖雪还的情。

    如今她过的很好,王彪待她如珠如宝,虽刽子手的媳妇不太好听,也没人愿意和她打交道,但日子要比以往好上不是一星半点。

    他宠着她,也爱屋及乌的供她弟弟念书,负担她母亲的医药费,而她再也不用小心翼翼地伺候人,更不用承受主人的无故打骂。

    春雨对沐灵姝很是感激,如果不是她,春雨的下次定会惨千百倍。

    事后沐灵姝找上她,要她履行当初答应帮她办一件事的约定,春雨没有任何犹豫。

    当知道这件事就是关于暖雪的,她更是乐意。

    也为暖雪感到庆幸,她遇见了一个好主子。

    春雨在府中人缘好,也有人知道她待暖雪好,她打听暖雪的事情也就不会让人生疑了。

    沐灵姝从春雨那知道,暖雪因为毛躁,总是打碎东西帮倒忙,差点被卖掉,是半夏帮她留下的,暖雪对她很感激。

    若是离开沐家,真不知道还有哪家会买她做奴婢,虽然日子苦了点,偶尔还要让半夏出气,好歹能活下去。

    出阁宴刚一结束……

    夜里半夏就先是将她揍了一顿,又是给了她一堆衣服洗到了后半夜。

    暖雪一边敲打着酸痛的胳膊,一边迈着如绑着重石的腿往回走。

    远远地看见屋中的灯还是亮的,没想到她还给我留了灯,心里一暖,脚步也加快了,推开门说“我回来了。”

    就看见李婶坐在正对着的椅子上说“你怎么才回来看,都什么时辰了,要困死老婆子了。”

    跟暖雪同屋的奴婢一脸不耐烦地看着她。

    “对不起,我看见灯还亮着……”瑟瑟缩缩站在门口不敢动弹。

    “你这死丫头,还不赶紧把门关上,你想冻死我啊!”

    暖雪大气不敢出一声,赶紧关上门。

    “这些都是半夏姑娘送来的,要你明早之前都剥好,困死了。”李婶打着哈欠躺下了。“你小点声别打扰我睡觉,吵到我了可别怪老婆子不客气。”

    李婶是在沐家干了七八年的老奴婢了,因为嘴上刻薄,做事一根筋,一直都是做粗活的。

    就像今天这事,半夏交代下来让她等暖雪洗完衣服回来把干果剥了,她就一直等到了深夜,再困都没敢睡,都没有想过去找一下暖雪,她就不用熬夜了。

    暖雪看着这满桌的榛子、栗子、黑瓜子……杏仁、莲子、山核桃的大大小小的干果筐,再看看已经打上呼噜的李婶。

    鼻尖一酸,泪水在眼眶打转,咬着牙咽了回去。

    哭泣并不能解决问题,也得不到同情,更不能帮她将事情做完。

    暖雪默默地坐了下来,用长时间在冷水里冻的有些泛红的手,一个接着一个地剥着。

    一天没吃饭,又累又饿又困,实在熬不住了,暖雪倒在桌上睡着了。

    本以为过了一天,半夏的气能消消,她的日子能好过些,可刚睁眼……

    一个人都抱不上一圈和桌子差不多高的一筐花生放在她面前,还有昨夜未曾干完的活,叫个不停的肚子,指尖里全是血,眼前发虚,斗大的泪珠争先恐后地掉落着。

    她真的有些熬不住了,以前还有春雨偷偷帮着她,日子才没有那么难熬。

    听说春雨嫁给人了,很幸福,暖雪很羡慕,也为她感到高兴。

    可她呢,前路渺茫。

    就在她快要崩溃的时候,春雨写给她的信中,提到了三娘子,让她坚持住,说是三娘子已经知道了她的处境,会想办法带她离开的,暖雪才看到活着的希望。

    信封里还有不少的银子,是三娘子给她的,让她用来打点,请人帮忙干活,千万比怕花钱,不够还给,千万别省着。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人好好的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只要活着钱随时都能赚回来,人没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听着春雨的讲述,沐灵姝的心在滴血,愤怒的火焰在燃烧,后悔万分。

    暗暗发誓不管付出多大代价,她都要尽快让暖雪离开那个狼窝,并对自己说,不管未来的路多难走,她都不会放开暖雪的手了。

    她已经后悔过一次,绝不能让自己再后悔。

    她不知半夏与暖雪有何深仇大恨?竟要如此折磨她,如此做派可见其阴狠。

    曾同在沐灵姝房中伺候,就算不和,也不至于下如此狠手。

    暖雪那丫头不被人欺负就不错了,怎么会得罪了半夏?

    不管因为什么,暖雪是她的人,是和她共患难的也是第一个对她好的人。

    之前不知道也就罢了,如今知道了,怎么也不可能放任不管。

    为此她请李大夫帮忙,放出风声,说李记药铺刚来一种药对灼伤,烧伤很有疗效。

    出阁宴上,沐灵姝讲白磷的时候,她就发现半夏的表情不对,有跟手指还用布包上了,她赌是在撒白磷的时候不小心被灼伤的。

    原本她以为半夏如今是苏媚的丫环,那幕后之人就是苏媚,可后来得知,两人受罚之后,暖雪被扔进二房恶心沐灵姝,半夏则是被带到了庄子上。

    后来不知是什么原因又被老祖宗召回,跟在她身边数日后,老祖宗又把半夏给了苏媚。

    如此一番折腾,她也不能咬准半夏到底是在给谁办事。

    不过她赌对了,半夏闻风而来,正向李大夫询问伤药,李大夫将半夏带到后院的一间房中,让她稍等片刻。

    沐灵姝进去后,凌骁祁将门关上,倚着门,拿出一本书,旁若无人的品读着。

    。

(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快穿之我要开荒不错,请把《快穿之我要开荒》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快穿之我要开荒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