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接踵而至(1)

    “哼!”

    白柄黑身的洛云剑破体而出,青云仗剑回击,沈礼的兵刃应声而断!

    “再说一遍,我是来救你们的,停手!”

    这可是洛云剑真正意义上的首次对敌,小家在青云手中激动地那叫一个颤抖不已,似乎极欲于主人面前表现一番。

    “我信你我就是傻缺!”

    看了眼地上折断的剑身,再看看青云手中那颜色奇异的宝剑,沈义眼中杀机毕露。

    “找死!”

    洛云剑同样黑光隐绰,散发着邪诡的暗芒,可见二人皆是打出了真火。

    早在三十三界,青云便以百脉境修为杀过元化境一层的修士,现在面对这沈义自然不会放在眼中。

    沈义也没意识到自己的对手究竟是从怎样的血肉磨坊中摸爬滚打出来的,一击灵刃虚晃而过,他又从百宝囊中取出了一柄崭新的兵刃。

    于是左右手一长一短,竟搞了个双剑齐出。

    “华而不实!”

    小爷不屑的冷笑道。

    眼见沈修竹在经历过最初的慌乱后居然也取出武器,准备回来和沈义并肩作战,他顿时又被这俩人气得头大如斗,暗道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

    “沈修竹!是我!咱们之前见过!我是来救你的!”

    “你…我没见过你啊!”

    咋一听小爷的听声音,沈修竹确实觉得好像还真有些熟悉,一时半会却又摸不着头脑。

    而打斗状态的青云也是疏忽大意,自始至终都没摘下过脸上的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沈修竹自然“没见过”。

    “哼!莫再妄想拖延时间了,受死!”

    要说这沈义也真是头倔牛外带傻缺,挥手阻拦沈修竹之后再度朝青云攻击而来,气得小爷怒吼道:

    “滚!”

    血光弥散瞳仁,白柄黑身的洛云剑散发出摄人心神的凶煞。

    要说这沈义的境界虽然不高,但实力倒也差强人意,长剑主攻短剑防守,欺身之后短剑凌厉长剑协助,刚开始一来二去着实将青云打了个措手不及。

    不过小爷向来是遇强越强,特别是被打出火气来的他出手也不再保留。

    测试过洛云剑的坚固程度之后,他开始大开大合直接以宝剑轰击对方化形的灵刃。

    接连比斗了数十息,沈义一个不慎,瞬时便被青云以巨大的蛮力直接震退了老远。

    情知可能难以力敌,他目光一闪,重新拉开了距离。

    接着就见其将长剑抛掷空中,而后并指一点,丰沛的灵力立时将长剑化作了一朵巨大的多彩异花,悬浮在二人交战的上方。

    “小贼纳命来!”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那异花紧随沈义,话音刚落便飞速旋转,继而电射出一片薄如蝉翼,却足有巴掌大的花瓣,目标直指青云!

    “有点门道。”

    小爷扯了扯嘴角,因为他在那朵状若牡丹的巨花上闻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浓香,深知事出反常必有妖。

    “难道有毒?”

    不过倘若仅是有毒,那他还真就不怕了。

    花瓣虽快,却没到青云避无可避的速度,举剑相迎剑刃破风,洛云剑刚好将之一分为二,不料这花瓣去势不减,居然如灵蛇般仍旧死死的盯着小爷。

    无奈,侧身躲过了一枚的他还是被另一枚给打在了左臂之上。

    紧接着,一阵眩晕与虚弱感瞬时传来,暗道一声果然有毒,青云赫然发现,自己的生机竟迅速流失!

    “这是什么诡异的招数!?”

    虚弱感如惊涛拍岸般席卷而来,青云顿时一个踉跄。

    好在内丹中的麒麟紫气尚有稍许,毒素顷刻间便被吞噬的一干二净,只是那花瓣好似扎根般直接生生钻入了他左臂的血肉当中,青云怎么拔都不拔出来。

    甚至可怕的是,其肩胛伤口处已然长出了新芽,好似他的肉身已经成了为花儿的土壤似得。

    “走!”

    见状,沈义二话不说,拉着背后的沈修竹转身便逃,巨花立时重新化作长剑,仿佛方才的莽撞与冲动都是假象。

    眼见于此,小爷索性也不去追了,仅稍稍运转麒麟噬,肩胛上的花瓣便再也无法生长半分。

    反正待会儿沈礼来了,就说自己被那能吸人生机的花瓣击伤便是了。

    “我打算帮你们一把你们却自寻死路,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小爷违心的想道。

    只可惜他这头刚想罢手,但有的“人”却不愿意了。

    哦不,应该说是剑。

    主人怎能轻言放弃?难道洛云剑比那庸脂俗粉的艳花差了?

    刹那间,这诡异的宝剑竟主动吸收起了青云体内用以中和眩晕毒素的麒麟紫气!

    “洛云剑,你要干什么?”

    小爷心中一惊,刚想运气阻止,怒气冲冲的洛云剑居然已经拖着他的右手,自顾自的挥出了一道剑芒!

    按道理目前的他是没法灵力化形甚至灵力破体的,只不过嘛,这道“剑芒”并非通常的蓝绿亦或纯白之色,而是与月夜一般,极致的黑!

    不死天罚!

    青云大惊失色!

    这玩意要是出世,那可真得生灵涂炭了。

    好在洛云剑芒传回心中的意识却是让他稍安勿躁,青云只得默默注视着一切。

    沈义着实没料到这小子居然这么快便能行动自如,甚至挥斩剑芒,不过这道剑芒看起来除了气息邪恶之外,威力几乎为零,他不禁有些轻蔑的露齿一笑。

    你丫的即便隐藏修为想要扮猪吃老虎,可这也太拿不上台面了吧?

    这记剑芒怕是比自己一个屁的威力都大不到哪去吧?

    不屑的抬剑,破空,他要让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好好领教领教,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剑芒!

    只是下一瞬,令三人俱是大跌眼镜的一幕发生了!

    就见青云那道黑色剑芒突然间变成了粘稠的液体,被沈义击中之后也没有溃散,而是好似张开了血盆大口,直接将他的灵刃给吞了个一干二净!

    紧接着黑光去势不减,甚至越来越快,刹那间便到了沈义身前!

    “不好!”

    这时候沈义方才察觉到自己大意了,但电光石火也来不及大幅度的躲避,于是乎他只能微微侧身,引得黑光于其的肩头划开了一道不足拇指宽的豁口。

    “呼~好险~”

    顿时,沈义心中大石落下,他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伤势多半不重。

    不过再瞧那带着面具的敌人之际,他感觉对方似乎也正惊愕的看着自己,并没有出手的意思,这是怎么回事?

    “咦?伤口怎么不疼呢?”

    他刚想低头查看,可天一下子却好像全黑了下来,眼中也再也没有了任何光亮。

    瞬息之后,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比羽毛还要轻,再接着没有了四肢,没有了心跳,没有了呼吸,直至最后。

    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感觉。

    “那…黑光有毒?可是无形的剑芒怎么会有毒呢?对了,那小子怎么到现在还如此生龙活虎呢?”

    带着最后一点疑惑,沈义,暴毙。

    很明显,他中了麒麟紫气,但让青云更加震惊的还在后面!

    因为通过洛云剑,他能清晰的感受到不死天罚正受宝剑的控制,不仅在吞噬沈礼的生机,甚至就连魂魄都被那钻入他体内的黑光给吃了个一干二净!

    仅仅数息过后,堂堂元化境的修士,便在青云和沈礼惊骇绝伦的目光中,成为了一具灰黑色的尸体,最终烟消云散。

    彻底吞噬完沈礼之后,洛云剑并没有召回射出的不死天罚,青云也能感受到剑身上的黑色似乎淡了一分。

    但他却从洛云剑那模糊的意识中得知,如今的不死天罚早非当初的极恶邪物,甚至通过麒麟紫气的滋养随时都可以再生。

    而且更神奇的是,不死天罚虽然随着沈义的身躯一同消失,可他的生机以及生魂魂力却丁点不落的以某种不知名的方式,缓缓汇聚到了自己体内。

    眨眼的功夫,他原本被那异色花瓣吸收的生机瞬间补充完整。

    “哼,沈家还真有些手段。”

    冷哼一声,青云抖抖肩膀猛然施展麒麟噬,猩红的漩涡便将扎根肩头的食人花瓣给吞噬殆尽,伤口也顷刻复原。

    做完这一切,他收起洛云剑,赶忙来到了沈修竹面前。

    沈义的仓促惨死让沈修竹魂不附体,眼见青云到来,他更是被吓得一屁股跌坐在了地。

    不过这少年倒也算硬气,即便目中充满畏惧,可却始终没有出声求饶。

    “沈修竹,是我啊,我真是来救你的!”

    “你…你到底是谁?为何要杀我七叔!”

    沈修竹结结巴巴的问道。

    这时候,小爷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赶紧摘下了面具。

    “你是…青云?!”

    “是啊!”

    无奈的笑了笑,青云也有些不好意思。

    嘴上说救人,可手下却稀里糊涂干掉了对方的长辈,换做是谁都不会相信。

    “你!青云!那日我好心帮你,没想你却跟沈礼狼狈为奸想要害我!”

    怒目圆睁的沈修竹斥责道。

    “我一直强调来救你,是那沈义不长眼,非要与我缠斗的好不好?你们还偏不信!”

    “你!”

    沈修竹顿时语塞。

    此时的他稍一回想,这才发现青云好像确实自始至终都说自己是来救人的,即便动手刚开始也克制的很。

    画外音:作为一名底层铺盖,最近真是累惨了~(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剑之遥不错,请把《剑之遥》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剑之遥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