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

    即便是到了现在,他也还是不敢真正逃走,生怕一个不经意间对方便是猛地一个回头,直向那仙妘赟的方向劫去。

    也不知道他是真傻还是假傻,论跑,早在不久之前二者的速度差距便是已经一目了然。

    所以他不可能跑的了,但他自己也不敢跑。

    论打,他也同样的处于下风,深陷于自身难保的艰苦境地。

    所以若是对方当真知晓仙妘赟的所在,那他也大可以在击杀掉曦谦暃之后,转头回去抓起仙妘赟。

    而仙妘赟那个毫无修为的凡人,就算是从他们二人离开那地方以后便不停的朝向别的地方逃去,又能够跑出多远?

    用以相同的时间,一名实力强劲的修士都能在凡人踱出几千米的时候奔出数十里往上的距离。

    搭配上修士那远超常人的感官能力,以及个人所掌握的某种寻人技巧乃至功法,想要在凡人刚刚动身潜逃后的不久追捕上去,轻而易举。

    更不要说在他们的后方,离莫一行人兴许仍旧不曾离去,依然不依不饶的朝着这个方向奔涌而来。

    若是当真如此,几名修士联手追捕一名平凡女子,那简直就是手到擒来,绝无纰漏。

    所以实际不论此时的曦谦暃如何去做,根本都不可能逆转得了还未发生的那般顾虑。

    倒不如大步流星的顾自奔跑开来,为自己争取一线生机,若是在这之后自己得以活了下来,一番恢复元气以后再来试着找回仙妘赟倒也不失为一种办法。

    但他并没有,所以,也就有了接下来的结局。

    中年男人看准时机,一个奋力大跳朝着曦谦暃扑了过去。

    并且这一次,曦谦暃没能躲开或是化解这一攻势,被对方从空中坠下的整个身躯强行压倒在了地面。

    更是因为双重惯性硬生生的趴在地面滑走了数十米远,卷起一阵浓浓飞舞而起的土与尘。

    脸上,手上,均是被拖出了一大片惨不忍睹的血肉模糊之惨状。

    在这之后,他的意识则是开始不知不觉模糊起来。

    半跪着压在他身体背部的男人右手捏起了拳头,更是当即朝向他的头部锤了下去。

    感知到这一点后的曦谦暃,亦是随即扭头躲过这一拳,令其扑了个空,击打在了地面,发出沉闷的明显声响。

    尔后,双手快速的抓住这一拳,同时,整个人立马奋力起身,顺势给对方来了一计过肩摔。

    在那之后,自己更是紧接着卯足了劲儿,抬起腿去直向对方的胸口踩踏而下。

    摔倒在地的男人没有慌张,眼疾手快的用以双手紧紧接住了曦谦暃的足部。

    紧接着,一个就地翻滚使得曦谦暃再被拖倒在了地上。

    这还没完,拖倒曦谦暃的男人并没松手,他站了起来,抓着曦谦暃的足部的同时自身转了个圈,生生把曦谦暃甩飞而起。

    紧接着,在转出第二圈以后直接将其甩飞出去,竟是直教曦谦暃的整个身子一连砸断了好几颗不小的树木,在那之后,方才狼狈摔倒在了地上。

    至此,曦谦暃才算是真正的失去了战斗机能,但却没有立即昏死过去。

    他的视线已经模糊,意识也已经是不受控制。

    半梦半醒之中,他感到对方朝他走了过来。

    “曦谦暃啊曦谦暃,二十多年过去了,你好像也没有多少长进,着实是让我深感失望与遗憾。

    毕竟在那城中,你可是公认的战力第一人,没想到——竟是和我打了个照面以后,没过多久就已经是气息奄奄,半死不活……

    原先是以为你留有后手,在等待时机,以为你能让我尘封这么多年以后真正的战个痛快……

    唉,罢了,这就给你个痛快吧。”

    那个男人蹲在曦谦暃的面前,用以惋惜的口吻这样言说道。

    他的口音很是奇怪,声线尤为嘶哑细微,说话的时候似乎也在不断发力,仿佛每吐出一个字,对他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在那之后,他一手抓起了曦谦暃的脖颈,往后,更是将曦谦暃的整个人就此提了起来。

    紧接着,他竟是直接将曦谦暃单手抛上高空。

    接下去,一道从天而降的巨大雷电——径直劈在了空中曦谦暃的头顶!

    更是吞没贯穿了他的整个身躯,直劈下了下方的地面之上!

    并且,雷电并没有转瞬即逝,而是持续性的保持着这般状态不停的继续留存。

    直到曦谦暃落地以后,那条醒目的雷电方才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时的曦谦暃,他身上的衣物已经被完全摧毁,他的整个身体,也都被电击成了一条直挺挺的碳焦。

    就这样,他静静的躺倒在了一片同样被电击成焦黑废墟的草地之中,或将再也不会醒来……

    远处,仙妘赟正坐在杂草丛里,呆呆的望着刚刚那道奇异雷电出现过的方向,她的心中,不自觉的浮现起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淡淡神伤。

    然而,她还没有在此悲伤之中沉浸多久,一道不请自来的人声,使得她的心中再是恢复了那死一般的平静。

    “在这儿呢!那女的在这儿呢!”

    她身处于一道形似直角的槛子底部,此刻,正在她的头顶上方,一名身着盔甲的贼人发现了她,同时,这般的高声叫喊道。

    闻言,她抬起头去,发现那贼人的双眼之中正亮着一圈焰红色的圆环。

    或许,这也正是对方能够找到她的原因。

    接下去,那贼人跳到了仙妘赟的身前,笑呵呵地将其抱入到了自己怀中。

    接着,又是带着她跳了回去,正面向迎面而来的离莫以及其它贼人。

    待到他们走的近了,怀抱着仙妘赟的那名贼人当即言道:“这人可是我第一个找回来的,等会回去以后,我要第一个将其享用,没毛病吧?”

    见他这么说,走在最前边的离莫自是不乐意了,随即刻意做作的侧耳疑问道:“你说什么?”

    见他如此表现,说出那话的贼人自是明白自己的想法不可能够得以现实,也就悻悻然的收敛起了许多原先的喜悦,略有不满的吐出了一句:“没什么。”

    离莫没有理会他的此番表现,自顾自地走去到了对方面前,伸出双臂的同时,不冷不热的言说道:“给我。”

    见状,贼人自是明白离莫是何意思,随即将己怀中的仙妘赟转交到了离莫手上。

    那离莫接过了仙妘赟以后,当即低头贴近了她,嗅了一嗅她身上的淡淡香味。

    尔后,一脸满足的同时,微笑着对其暧昧言道:“别担心~我可不会把你单独一人丢在这荒郊野岭。

    我会把你带回安全的地方,然后……好好的疼爱一番~”

    一边说着,离莫一边将仙妘赟手中的麻绳拿到了自己手里,尔后,随手将其就地丢在了地上。

    接着,继续说道:“看你这么乖,也就不再用绳子把你绑起来了。

    我们走吧。”

    前一段话是对仙妘赟所说,后一句话是对周边贼人所说,整个过程,仙妘赟没有表现出半点情绪变动,任由这一群人随意的摆弄着。

    在这之后,一行人便又是朝着来的方向走了回去,没过多久,便再是快速跑了起来。

    半路上,解决了曦谦暃的那个男人追上了离莫这个小队,双方没有产生丝毫冲突。

    甚至于,除去仙妘赟之外,包括离莫在内的所有贼人见了他以后都是停了原先动态,唯唯诺诺的朝向他半低下了一头。

    同时,恭恭敬敬的说出一声:“山天王!”

    山天王没有对此予以理会,他扫了一眼离莫怀中的仙妘赟,不温不火的淡淡问道:“这是什么?”

    闻言,离莫随即忙不迭的予以回复:“回天王!这是那城中现袁家家主——袁立的前任夫人。”

    山天王:“抓她干什么,拿回去赏给众弟兄享用一番吗。”

    他随口说道。

    “正有此意。”

    离莫继续说道。

    见他这么说,那后边的几名贼人自然是不乐意的,心中不禁心有灵犀的暗骂起他:“妈的,明明自己也有想要对这小妮子过把瘾,而且还是抢着要第一个上。

    结果被问起来的时候却是来拿我们第一个上前丢人,绝了!”

    山天王:“行,带她回去吧,我先走一步,去打点些该打点事务再说。”

    话毕,便是见他突地向前跑了开来,不一会儿,便是消失在了他们这一等人的视野之中,再不见了踪影。

    看着山天王所离去的那个方向,离莫等人反应过来以后亦是向前跑了出去,直向他们这帮贼寇的山头之中。

    次日,清晨。

    一处下夹与两岸间的幽静湖泊之中,一块略微凸起于湖面的石块之上,袁立正光着上身,闭着眼睛盘腿静坐于此。

    他的周边雾气缭绕,湖面上的荷花与莲叶已被冻成一座座精美的冰雕。

    周围湖面,亦是凝结出了大面积的坚实冰层。

    这般景象,并不出于大自然的造化。

    而是出于袁立本体所散发出的凛冽寒气。

    良久以后,他睁开了眼,眼中逐渐恢复起常人该有的一切神光。

    他从石块上站了起来,行走在了冰面之上。

    然而,还没走出几步,他便是停了下来。

    岸边,他的焰色黄袍与金色内衬无风自动,飘浮到他的近前。

    他仅是配合着张开双臂,便是见到内衬与缎袍自行穿上了他的上身,扣好了自己的纽扣与腰带。

    很明显,这已是与蕴力缎造融合过的衣物。

    在这之后,只是见那冰上袁立负手立定,他那脚下的冰面却是突地蜿蜒升起。

    向下看去,冰面并非凭空起飞,而是在它之下,更有一股清澈的湖水从袁立脚下的冰面破口源源不断的喷涌而出。

    这些湖水喷出以后并没有溢到别处,而是仅在出口后的极短时间之内便尽数的转化为冰,就这样托起最上方的袁立与冰面蜿蜒而上,直至岸边。

    至此,袁立方才走下冰面,回到岸上。

    抬头望了望头顶这片乌云密布的乌黄天空,袁立不禁有些好奇,城中已然是成了个什么模样。(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听闻往殇不错,请把《听闻往殇》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听闻往殇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