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

    记住!这是他二位第一次面对面。

    站窗边的王儿玉,单手放裤腿荷包里,望向他;

    两手垂下,洛梓印,堂堂看着他。

    苦了老宋,

    二人的“双攻”气势,一时叫“和事佬”老宋只想掩面躲出去——你说他妈的瘆不瘆人!他两人生头回面见,就有种“火花四爆”,气压强大,憋得旁人喘不过气,眼前就似血雨腥风铺展开来……

    恍眼,

    儿玉微笑起来,慈眉善目走过来,伸出一手,“幸会。”

    梓印也爽朗而笑,并非立即伸手而接,而是抬手敬了个礼,而后,放下手,与他握住,“王部好。”

    也是场面上的老狐狸的老宋,刚儿的“他两的高气压互视”才像恍若一梦,

    眼下这“客客气气”才正常嘛,可还是那样不真实!都太是能“装”的好手哟……

    其实,细分析一下,刚儿那摩擦出来的“强攻强攻”气场,也是有层次的:

    按说王儿玉该说先知对方的底,敌对状态,啧,也谈不上敌对,儿玉把洛梓印召见而来,肯定有他的用意——洛梓印不一样呀!王儿玉是谁,如今王侯公子里的头牌!他岂会不知?老宋突然邀约他一同来拜会他,梓印愿意来,也是有自个儿想法的。但,毕竟上峰里的上峰,没面见前,心里到底还是有该有的“礼数”。

    所以,谁把这个气场瞬间挑“强压”起来的?还是王儿玉首先展现出来的“太过直白侵略”的视线,梓印也算“当即反击”吧……一眼,便知你我斤两,有“兴趣”,浓厚兴趣!彼此彼此啊。

    老宋是“和稀泥”的,凭心而言,他真希望这二位能“和平了事”,再不济,像从前一样“井水不犯河水”也好。毕竟一个是主子,一个是自己还蛮欣赏的弟兄,不想真拼个你死我活。所以,对于儿玉突然叫他把梓印带来,老宋内心是不想的。

    但,他了解儿玉,这个洛梓印终究是他心里搁着的一根刺,他不拔掉他心上是肯定不爽的;且,王儿玉玩心重,这种“拔”由不得粗暴执行,他一定是“轻轻拨弄,慢慢掰”,玩死你!

    再来,老宋还是不了解梓印的,

    他看似三教九流都结交,有部分人还是极少搭理,就是这些高处的权贵公子哥儿。也算有点“固有成见”吧,这些人生得好却脑子都不大好,蛀虫一类吧。

    然而,他这次来,愿意“服从结交”一次,全也是印子看来是个“出路”:探知“嘉维死因真相”的一条出路!

    既然这个所谓的CI5是典型的“由上而下渗透”完成的组织结构,他就得使劲儿“往上爬往里钻”,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接下来,二人聊得就很愉悦舒服了,

    诶,洛梓印就有这个魅力,对上,不卑不亢,一会儿也能“该有的尊敬里”混出些交情。

    儿玉呢,对他也有了不小改观,心里啧啧,要不是公主霸占了他,一开始成了我的人该多好……

    “梓印,是这样啊,叫你来是跟你商量个事儿,”儿玉也“亲近”和他提起了要见他的目的,

    原来,儿玉是想把他调去“肯家案子专案组”,儿玉说得也在理恳切,一来,听老宋说起过你和肯家的恩怨,熟悉这摊子事儿;再,你也算自个儿人了,肯家是大案,宫里都重视了,各个部门都要放人出来协调,我这边想来想去,你是最合适的人选代表我这头参与这个案子了。

    这一听,其实也合梓印意,

    他出来后自是也知道了肯家的情形——这里有个“上帝视野”先说说,他赶去江阴见了方兰肯定首问老程怎么突然就走了!事实,方兰并未对梓印“说实话”,只说“自然断了气”。所以梓印才会“正常”办了后事,你想想,但凡方兰当时就将“自己的疑惑”全数告诉了梓印,这会儿,梓印能这样“坦然”接下儿玉叫他进“肯家案子专案组”的差事儿?梓印早一意认定是那逃出来的肯耐元的残戾手段,寻他拼命去了!

    当然,方兰不对他说实话也有自己的顾虑,这些年来,最关心老程最照顾他家的,就是印子了!印子的个性她也知道,但凡她只说出“老程的死有丁点蹊跷”,印子,不会罢休!——老程离世那天,每一时刻每一细节,你知道方兰在脑海回想过多少遍!她查房离开前,人还好好儿的,怎么突然就不行了!待赶来,房间如初,仪器正常运作,可人已经……你叫方兰如何没有疑虑,真是有鬼动了手脚吗,可监视器,保安,路人,真的连鬼影子都没看见!

    人已经走了,而且走得也没有痛苦,这些年了,方兰也做好了思想准备,总会有这么一天来临的。她是心有疑虑,有不甘,但,不想在连累印子了,累他再为老程心悬下去……

    梓印干脆接着这活儿,儿玉着实也喜欢他的爽快,亲自送他出来,热络聊着一同等电梯。

    这时,

    电梯门打开,

    走出来一个女人,

    “小夫人,”宋鑫还是有礼招呼,原来是儿玉他老婆馥舒砚,

    她先礼貌向宋鑫一点头,再看向儿玉,眼神温柔娴雅,举了举手里的暖壶,“你今早不是有点咳嗽么,这是曲奶奶熬好的姜糖水。”

    儿玉一点头,望了眼他办公室,“你放进去吧。”舒砚端庄走进去,一看就是大家闺秀。

    这自老宋随儿玉捉了这小夫人的奸,就晓得这两口子是“貌合神离”,也明白儿玉轻易不好离这个婚,

    一来,他有他老子这层压着,馥舒砚有东北背景,真不是他王儿玉能说了算的!

    再,王儿玉还吊着这“间夫”给他办事儿呢,也不着急撕破这脸,离了这婚。

    所以,搁着就搁着了。

    见女人进了办公室,

    梓印突然开口问道,“这是您夫人?”

    儿玉老宋都没想到他有此一问,儿玉一点头“是呀,”

    只见梓印微笑,眸子豁豁朗朗,极坦率直白,“您别怪我多话,您夫人不老实,在外头有个情儿。”

    嘿嘿,儿玉惊那儿!

(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宝贝儿不错,请把《宝贝儿》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宝贝儿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