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3章 顺藤摸瓜

    “爆炸?”她这模样若让黄大看见了,指不定多心疼,可惜黄鼠狼今晚又溜出去了,而燕三郎没有这根筋,只是皱眉问,“无非是从植物中提取汁液,怎么会酿成爆炸。”

    张涵翠支吾说不清楚,这时一缕红烟从燃烧的屋子里飘出,就地化成人形:“放松些,只是个试验罢了,我只想试试能不能制成硬膏,哪晓得茴蚁加上甘油再遇热,居然就爆炸了?”

    她看起来完好无缺,红衣莫说破洞,就是连一点焦墨都不曾沾上。

    张涵翠先是一呆,继而长长舒了口气。

    燕三郎看她一眼:“粉末遇火,本就容易爆炸。”他看过黟城一家麦粉铺爆炸,里面住着的一家六口也跟着上天了。

    还用他说?千岁翻了个白眼:“我只是想做一支胭脂硬膏而已。”她点了点自己红唇,“你也知道的,姑娘们画唇妆还得取胭脂化开,刷在唇上,再勾勒唇线。就算用上抿唇的花片,那玩意儿也不好随身携带。若是能制成硬膏,就可以拿在手上直接抹唇了,省却许多麻烦。”

    她唇色很红、很润,大概是涂唇做了试验,看起来像加进了葡萄美酒的冰粉。燕三郎赶紧移开目光:“能成?”

    “能啊。”千岁指着张涵翠,“只要这丫头仔细点。若是我方才晚救一步,她就被炸得四分五裂了。”

    张涵翠捏着衣角,低头道歉:“对、对不住!”

    这时成群奴仆都被惊动,端着水来救火了。千岁甩了甩袖子:“不须这样麻烦。”

    还在吞噬木头的火舌一下子朝她扑来。

    张涵翠来不及变色,气势汹汹的火焰就钻入千岁袖底,再也不见。

    现场只剩下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屋子,和袅袅黄烟。

    燕三郎看着它道:“改去大温室试验吧。”

    千岁不肯:“那不成,我最喜欢的兰花都在里面。”

    “我知道。”燕三郎笑了笑,这样她才会更仔细一点。

    ……

    接下来几天,盛邑照旧风平浪静,而黄大的抓贼计划,到目前为止进展顺利。

    他在广元桥下抓了几个卖香粉的小贩,稍加一点障眼法,就将这几人吓出尿来,什么都交代了。

    如他所料,这几人的香粉都非自制,而是从上家进货。听到进货价,黄大把尖牙咬得咯吱作响:“可恨,这帮无孔不入的臭蛆!”天馥楼已归小主人所有,这帮二道贩子卖劣质仿品就是从主人口袋里抢钱。

    叔可忍吗?叔不能忍,不能忍!

    接下来,他就去蹲那个所谓的“上家”。

    看到那人从青杏小胡同走出来,黄大就知道这不是一尾大鱼。青杏胡同是盛邑的平民巷,其中所住大部分还是贫民。

    但这人的衣裳料子比起邻居们要好上不少呢。

    黄大跟踪一整天,夜里还化出原形溜进他屋子里,发现这厮在自家开辟了一个小作坊,暗挫挫制造各种脂膏香粉,然后拆分装盒。他门上贴着十几张配方,上面的字迹歪歪扭扭,连黄大都觉得丑不堪言,但还能看出写明的成分和重量。

    照单配香,就是傻子都能办好。

    这人全家齐上阵,和婆娘带三个孩子一直干到了半夜,造了六七十盒。

    黄大本想跳出去抓他一个现行,但想了想还是按捺下来,一直候到了白天。

    清晨,这人带货出门,邻居跟他打招呼:“老刘,又这么早出门啊?”

    老刘啊哈应了两声,挑着担子走了。

    黄大给他算过,他带出门的粉盒,旧货加上昨日新做好的,至少有二百多盒。若是都卖成钱,那比黄大拿的薪酬还高呢。

    想到这里,黄大恨得牙根儿都痒。这该死的寄生虫,从他家天馥楼身上吸走了多少血!

    到车马驿后方的背风处,这里已经有三四人等候,见到老刘出现就纷纷围过来要货,少的要个四五盒,多的能拿走一二十盒。

    老刘空瘪的钱袋子开始充实起来。

    一上午,黄大就跟着这厮辗转盛邑各胡同、庙口,亲眼见他这里批一点,那里卖一点,到中午货就被全部拿光,换成了银钱进账。

    黄大也跟着张涵翠跑过广元桥卖货,知道他这就叫批发。从他手里买走仿冒香粉的人,还会转去全城各处贩卖给客人。

    老刘笑眯眯地挑起轻飘飘的担子,去往街角的小饭馆。

    黄大跟在后面,恨恨骂一声:“呸,脑满肠肥!”

    这家饭馆的门庭外还种一棵黑油椿,树身高大、枝繁叶茂,树下摆了几张桌子,想来夏天可以供人乘凉。饭馆的伙计迎出来,笑问老刘:“还是老样子?”

    “老样子喽。”

    于是伙计打了一角烧酒,让他边喝边等。

    老刘坐在树下,喝一口老酒,挟一箸盐炒花生,再长长哈出一口气,满脸舒爽。

    这个家伙,看起来和天馥楼搭不上一点关系,怎么会弄到香粉配方?

    黄大满腹狐疑的同时也瞧得嘴里咽沫,看看天色也快正午了。没道理这混帐吃香喝辣,秉持公义的黄老大却要蹲墙角喝西北风啊。

    再说,监视为什么不能正大光明?

    于是他也施施然走了进去,在庭院里找了张桌子坐下,要了两份蛋炒饭,再配一壶烧酒。伙计问他:“爷,要试一试我们这里的香椿炒饭吗,每份才多五文!”

    “才?”黄大严重怀疑他欺自己不懂价,蛋炒饭里加肉最多加补三文钱,这放了香椿的更贵啊?

    “这可是开年第一茬香椿芽啊。”伙计指了指头顶上的树叶,“都是早晨现摘的,每天也就能采十一、二斤,过了午饭点儿就卖断货啦。”

    “行,行,先来两份。”黄大又要了一碟卤牛肉下酒吃,一边斜眼去瞅老刘。

    老刘要的鱼丸粗面来了,他抓起竹箸吃得吸溜响,不一会儿鼻头就开始泛红冒汗。

    黄大冷眼旁观,发现这家伙也不急着离开,还要了香椿炒蛋、干炸小河鱼,样样都不便宜啊,凑起来居然是极丰盛的一餐。

(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大魔王娇养指南不错,请把《大魔王娇养指南》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大魔王娇养指南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