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树下议事(上)

    龙丘棠溪很早就到了渡口那边,此后中土一洲鱼雁楼总阁,就在这座渡口了。

    他们有一场议事,龙丘棠溪不便待在茅屋边上。

    那家伙否了将渡口命名为青鱼,具体叫什么尚且不知,反正他肯定已经想好了。

    从前的他不喜欢把明天的事情今天就干完,现在不一样了,他好像已经习惯了提前去筹备好许多许多的事儿。

    此处渡口的鱼雁楼,管事的叫做霜月,算是神鹿洲霜澜的师妹,也是个炼虚巅峰,距离登楼,一步之遥。

    此处鱼雁楼之中,其余女修都是中土人氏。

    山巅朝下的半座山是坊市所在,鱼雁楼便是坊市之中最高的建筑。

    楼顶小阁楼摆着一张茶盘,龙丘棠溪与霜月对坐,喝茶。

    霜月撇了一眼立在一旁的青伞,里头是自斗寒洲冰原取出的上古仙剑,如今被龙丘棠溪取名玄梦。

    抿了一口茶,霜月说道:「青鸾洲那边想法子打听了这都快一年了,确实没有龙丘姑娘想知道的消息,半点儿消息都没有。最多只能查到,当年姬荞在东海遭受围攻之时,姬氏一族之中,只有姬闻雁去了。」

    龙丘棠溪点点头,又问道:「青鸾洲那座金鼎宫,当真可以铸造出来仙宝?」

    霜月笑道:「立山百余年了,也就那么一件而已,人家左春树还不要。」

    别人不明白,龙丘棠溪自然明白。

    按照刘景浊与姚放牛的说法儿,左春树不是靠着自身破境登楼的,但人家不执拗,反正破境了,办完一件事再自斩一境,不是自己修来的境界,不要便是。Z.br>

    估计刘景浊瘦篙洲一行,可能要耽误些时候的。

    龙丘棠溪也喝了一口茶,忽然说道:「来这里,除了花买消息,其实也是来撂下一句狠话。」

    霜月叹息一声,只得听着。

    龙丘棠溪说道:「你瞧得上谁瞧不上谁我管不到,但这渡口不光是青椋山的,也是我龙丘家的,所以霜月楼主要是能好好的,那就好好的。」

    要是不想好好的,那就试试。

    说完之后,起身就走,化作剑光一路往北。

    几百里外有个地方下雨,按照这边的说法儿,下的是白雨。

    她要去接两个人,其中一人与她互相看不顺眼。

    虽然看不顺眼,但她还是要以青椋山刘景浊的道侣身份,求人家一件事。

    晚饭过后,日头略微西斜,大家伙儿已经陆陆续续开始登山。

    最早到的是袁塑成跟白小豆、姜柚,还有潭涂跟赵长生。

    袁塑成总还是没把木匠手艺丢掉,这一年师傅不在,添的椅子便都是由他做成。

    原本他是想把小马扎换成太师椅的,但白小豆说了句,太师椅放在青椋山祖师大殿之中,迟暮峰留下小马扎就好了。

    这次摆放的椅子要比上次多很多很多的,赵长生负责摆放,潭涂就是为每把椅子前放上

    姜柚不晓得该干嘛,所以他们说干什么,自己就干什么。

    这里的海棠树跟白鹿城师娘家里的相比要小一些,但姜柚觉得已经很好了。

    独木舟睡着了一般靠在树下,已经落了不少灰了。这些天也不是没人来,但没人会动。

    想来想去,姜柚把背后的山水桥也解了下来,靠在了独木舟一旁。

    姜柚笑盈盈看看:「你也累了,歇一歇吧。」

    白舂与邝乐,还有杨念筝、关荟芝、周放,以及早上刚刚到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流泱是一起来的。

    百节领着渡口那边的林沁灵星,还有魏薇罗杵一同到此。

    然后就是顾衣珏跟阿达,还有几乎换了一个人的张五味。

    屁颠儿屁颠儿跟在后面的,是很快就会被景炀王朝发布海捕文书的前任夏官方杳木。

    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了。

    没来的也很多,白小喵就没来,不在山上的路阖没来,还有一只尚且没有记忆的白狐,每天就知道吃的黎洙。

    流泱刚刚来这儿,午饭后才跟着杨念筝挑选了一处最小的宅子。现在是啥都不知道,谁都不认识。

    可……这人也太多了吧?

    光是在这儿的就二十人了,那个山主还没来呢,加上他就是二十一个人了。

    好家伙,真是家大业大。

    听杨掌柜说,往南近三百里的地方可都是青椋山的,那是板上钉钉的大地主啊!

    唉?那为什么摆了二十四张凳子啊?

    大家都无人落座,站成了几个堆。男子就一个堆,女子好几堆。

    头一次来这儿的人里,最心大的就是流泱了,她也不怕。可林沁跟灵星就不一样了,都不晓得站去哪里,好像站哪里都不对。

    还是白小豆走了过去,笑着说道:「待会儿师傅就来了,先不着急,跟大家认识认识嘛!」

    至于姜柚,跟关荟芝站在了一起,但赵长生那家伙凑过来问道:「柚儿,咱们就二十一人,加上路烟枪跟嫂子也就二十三人,哪儿来的二十四张椅子?」

    姜柚摇摇头,「不晓得,好像是师傅跟师姐说了要摆二十四张椅子,最靠近他的两个位子要空着。」

    邝乐也在问,但顾衣珏算的是如今不在山上的路阖跟还没有来的曹风,还有一把椅子,到底是给谁的他也不晓得,但绝不是留给龙丘棠溪的。

    过了没多久,一道剑光坠地,刘景浊来了。

    可把流泱吓了一大跳,她没忍住惊呼道:「鬼还是神仙?」

    百节扮出一个鬼脸,一手指着白舂,开口道:「我们俩是妖精,他们都是人。」

    流泱半信半疑,还好被杨念筝拉住了胳膊。

    「别怕,以后你就什么都知道了。」

    刘景浊看到了树下两把剑,微微一笑,迈步走到靠着剑道那把椅子,转过身说道:「不算正式议事,只是开山之前给大家大致分一下手中事宜,落座吧。」

    顾衣珏跟阿达分别落座左右次席,随后是两个弟子,再下来,境界低的自己就靠后了。

    刘景浊无奈一笑,心说无需如此排位的。

    转头看了看左侧首位的空椅子,刘景浊指了指大家椅子下面的酒水,笑道:「潭涂新酿造的橘子酒,白小豆姜柚还有流泱不能喝,其他人可以先喝,咱们等个人。」

    至于等谁,刘景浊还真不知道。

    留出来左侧首位,是龙丘棠溪说的,但她自己估计不会来。

    结果都过去一刻钟了,人还没有来。

    刘景浊便笑着说道:「那我给大家先介绍一下今年刚到的几位。」

    「等等。」

    一道狂风过境,有人影如巨石一般坠地,烟尘过后,瞧见的是个一身黑衣的女子,拳意如同活水,极其吓人。

    刘景浊也有些诧异,她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来着乃是舟子高徒,瘦篙洲陈文佳。

    她从「圈」外走来,过流泱背后之时拍了拍其肩膀,开口道:「以后做我弟子吧。」

    还没等黝黑少女反应过来,陈文佳已经来到刘景浊身边,落座左侧首位。

    顾衣珏与百节对视一眼,皆是露出诧异神色。

    琉璃身武夫,已经聚起双花的武道顶尖人物,坐在了留给衡律堂掌律的位子上?

    凡俗宗门大概都有的几处「衙门口」,宗主之下,首当其冲的就是衡律堂,其次是供奉殿,再就是钱谷与护山供奉了,护山供奉虽然也叫供奉,但不属于供奉殿。

    左侧首位一般都是掌律,右侧首位是供奉殿首席。

    顾衣珏知道首席之位是留给尚在十万大山辛苦「还阳」的曹风的,但着实没想到,今日会凭空出现一位衡律堂掌律。

    别说顾衣珏了,刘景浊也没想到,陈文佳来了,居然还愿意担任掌律。

    陈文佳落座之后,环视一周,这才看向刘景浊,居然挤出来了个笑脸。

    「山主,现在可以介绍了。」

    刘景浊也是一笑,想必是龙丘棠溪拉下脸去求的了。

    他缓缓起身,原本打算只随随便便安排些事情的,现在看来,得郑重些了。

    对着大伙儿一抱拳,刘景浊微笑道:「那就先介绍一下。」

    指着陈文佳,后者也起身面向众人抱拳。

    刘景浊说道:「陈文佳,武道琉璃身,此后为我青椋山衡律堂掌律。」

    随后依次往下,开口道:「青鱼峰主顾衣珏,登楼剑修。护山供奉阿达,金丹境界。暂代钱谷司库的方杳木,真境剑修……」

    说到最后,就是几位来青椋山不久的。

    魏薇罗杵负责中型渡船洲内行驶,林沁灵星负责跨洲渡船,流泱若是愿意拜师,日后就是衡律堂亲传了。

    陈文佳看向那右侧首位空椅子,轻声问道:「这把椅子的主人呢?」

    刘景浊只说道:「椅子的主人是个剑修,姓曹名风字啸山,二十年内会返回青椋山。还有一把空椅子,主人叫做路阖。等到开山那天,会有很多不常在山上的人回来的。」

    陈文佳点点头,继续说道:「介绍完了,那就开始议事吧,山主先做安排。」

    刘景浊暗自一叹,心说这多了个说话的人,就是不一样了。

    他转头看了看南边,开口道:「那座渡口八月十五开始投用,名字已经想好了,就叫清溪渡口了,大家有意见可以提。」

    还有一句话他没说,提可以,但我不采纳。

    邝乐拿起橘子酒猛灌一口,潭涂也是差不多。(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人间最高处不错,请把《人间最高处》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人间最高处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