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挖大坑

    雷雨刚过,绵竹县就来了一位贵客。

    马车直接驶入了县衙,找到了杨县令。

    这位贵客,是郡王府的庶幼子。

    他骑马,被摔了下来,身上多处受伤,听高人指点,说绵竹县有一位极其厉害的大夫,最擅长治疗跌打损伤,不管多严重,都能治疗如初,所以,在州府大夫都有点没把握的情况下,郡王就果断决定,让人带着自己幼子过来求医了。

    杨县令听郡王府的人说完,也有点儿懵:没听说咱们县城里有这样的神医啊!

    不过,他还是瞬间联想到了程万里和张司九身上——要说名气,也就是他们两个名气最大了。

    于是,杨县令警惕的问了一句:「那不知是哪位高人指点的?绵竹县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我也不知他具体指的是哪一位大夫。住在何处。」

    郡王府的人言道:「是叶大夫指点的,叶大夫曾经来过绵竹县。不过是去年的事情。他说的大夫,姓程。不知杨县令可有听过?」

    这和杨县令预料的一模一样,当即杨县令就替程万里悬了心:这明显不是给程万里打名气的好事,分明是个坑,挖出来专门等着程万里往下掉啊!

    这一瞬间,杨县令对这个叶岚的感官,差到了极点。

    可偏偏这个事儿还没法说太多,最终杨县令只能委婉道:「程大夫啊。的确是比旁人擅长几分跌打损伤,但……也没那么神乎其技,比不得州府和东京的大夫。毕竟,绵竹县只是个县城罢了。」

    郡王府的人将信将疑:「可叶神医说了,这位程大夫,只比他强。之前还胜过了他。而且,程大夫是隐居在此,不肯显山露水。杨县令或许是还没看出来。」

    显然,郡王府的人是不肯接受程万里医术并没有那么精湛这个事实了。

    也是,他们跑了这么二百里地过来,算是赌上了郡王幼子的性命来的,这会儿说程万里不行,那他们也不可能就这么把人拉回去。这一来一回的路上,什么病情也耽误了!

    杨县令当然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并没有再多说,只让郡王府的人带着郡王幼子赶紧去医馆看看。

    如果能治,那最好。如果真是不能治,那他作为一方父母官,肯定也要帮程万里的。

    不过,杨县令也没亲自带着人去,只让杨元璋带路。

    即便如此,也算是给足了郡王府的人面子。

    同样的,让杨元璋去,杨县令也是想要杨元璋提醒一下张司九他们。

    杨元璋聪慧,不需杨县令嘱咐,就能明白杨县令的意思,因此到了医馆之后,就主动点明了这一行人的身份:「这是州府叶大夫介绍过来的病人,身份有些特殊,不过你们也不要紧张,尽全力医治就是。」

    齐大夫一听这话,立刻神色都凝重了,连忙迎上去,让人将病患抬到后头去。….

    程万里则是和张司九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交换了一个眼神:确定了,不是什么好事!

    就连珍娘,很快也得了听云的小道消息,飞快过来了。

    珍娘的脸色有些难看。

    程万里却顾不上宽慰她两句,因为得先给郡王幼子赵城先诊断病情。

    赵城今年已有十六,正是少年人意气风发的时候。

    他之所以会坠马,就是因为太过争强好胜,非要去驯服一匹烈马。

    然后……就悲剧了。

    赵城的伤主要是在腿上,摔下来时候,一只脚被挂在了马镫上,半天脱不下来,就这么被马拖着,在马场跑了小半圈,还踩了好几下。

    最后,马镫上那只脚脱臼了,另一脚,小腿骨和大腿骨都断了。

    还有胳膊和手指骨,

    也有轻微骨折。

    不过,最严重的,应该是擦伤。

    郡王府送医很及时,他受伤,就是前日下午的事情,当天晚上郡王就拿定主意上这边来看病。天一亮,他们就出发往绵竹县来了。如果不是路上下大雨耽误了,本来应该昨天傍晚就到,而不是等到今天上午。

    赵城脸上擦伤过大半,有些红肿,看上去……有点惨不忍睹。

    而且,他还发热了。

    这会儿赵城很不舒服,不舒服就不耐烦,不耐烦他就不肯配合检查,程万里手还没碰到肉呢,他就暴怒起来:「你弄疼我了!会不会看病!」

    程万里的手就僵在了半空中。

    张司九立刻接话:「那要不然就换个大夫吧。老程你手太重了。我看隔壁郝大夫就不错!」

    这种烫手山芋,如果能扔出去,当然是最好的啦!

    也就是郝大夫不知道这事儿,如果此时郝大夫在场,一定是震惊的:所以你就扔给我?什么仇,什么怨?

    齐大夫本来就不想接赵城,这会也顺着张司九说:「对对对,我看好大夫就很不错!不如——」

    结果郡王府的人却安抚起了赵城:「小郎君,忍一忍吧。叶大夫说了,您这个腿,也只有程大夫才能救回来了。」

    赵城更加暴怒,但却老实下来。

    可听着这个话,医馆的人却没一个高兴地——听这个意思,这个腿就很不好了啊!

    程万里的汗都快冒出来了,手心里一片潮湿。

    他扭头看了一眼张司九,却道:「师兄,你和九娘你出去吧。人多,反而容易影响我判断。」

    叶岚是冲着他来的。他觉得自己大概率是跳不出这个劫。搞不好就得倒霉。

    所以,这种时候,能保一个是一个。

    齐大夫犹豫了那么一秒钟,但最后仍旧道:「一起诊断吧。多个人,多个主意。」

    张司九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地端着托盘,站在了程万里身边:笑话,老程你把我们都支开了,你一个人是能干啥!连清创都做不好!

    赵城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忽然指了指程万里:「快点弄!磨蹭什么?不知道我快疼死了吗?」

    张司九心里说句大实话:疼其实反而是好事呢。过了这么久,你依然能感觉到疼,说明并没有任何肢体坏死的迹象,多好哇!这要是不疼了,才吓人呢!

    不过,其实赵城顶着那张和猪头有那么三分相似的脸,其实也没多少威慑力……反而亿点点的搞笑。

    也就是张司九心志坚定,才没有在这种时候,被这种搞笑影响。.

    顾婉音(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大宋一把刀不错,请把《大宋一把刀》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大宋一把刀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