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罪字烙印

    一锅夹生粗米饭映入眼帘,显然是水没有放够的缘故,怪不得,刚才在外面的时候,傅言觉得饭香有些不对劲,生味夹杂着糊味。

    “这就想着吃了?傅家人果然不知安分。”冷不防一道声音从后面传来。

    如果不是状态太差,傅言真的想向他展示一下,什么才叫做饭。

    “我就看看。”傅言微微一凛,心想这样的饭喂狗狗都嫌啊,不过她没有敢把这样的话说出来。

    等一锅鱼煮熟了,慕定安舀在一个同样破口的大碗里,往桌子上一放,打了一碗饭,坐下来就呼啦吃起来。

    他没有看傅言一眼,厨房里的气息很是压抑。

    傅言忐忑着一颗心,往橱柜找了一下,有一个裂缝纵生的小碗。

    她端着碗,到饭锅旁,舀了碗饭,整个过程像是在走钢丝,不过还好,直到她在桌边坐下,慕定安都没有说一句话。

    夹起一块鱼片放到碗里,傅言咬一口,眉头就皱了起来,真是,一言难尽啊。

    盐不够,又没调料——

    这样的饭菜,让一个长途跋涉,饥饿劳顿的人也完全提不起兴趣来。

    就在医闹事件之前,傅言还吃了一顿海鲜盛宴。

    不过,她这副身子,哪怕吃不下,也要逼着自己吃。

    等傅言忍着强烈的不适吃下第一口饭,慕定安已经吃好了,把碗往桌上一撂,迈着步子出了屋子。

    傅言暗暗松了一口气。

    一条鱼剁成五块,大碗里留了两块,汤都被慕定安喝了大半。

    傅言从一个小罐子里找到了盐,放入一点盐,又用筷子挑去鱼鳞,终于可以勉强下咽了。

    等她吃好,外头的天已经开始黑下来,傅言浑身增添了不少力气,收拾碗筷。

    厨房后,是一个小水井,水井边还歪歪斜斜放着半桶水,傅言蹲下来,用丝瓜瓤子把锅碗洗了,没有去油的东西,那就多洗几遍,再用一块破布擦干。

    她擦了擦手,走出小厨房,这个院子冷冷清清的,屋子里黑灯瞎火,慕定安不知道哪里去了。

    傅言吃饱了肚子还是困,她摸索着到了猪圈,躺了下来,铺着茅草还是硌得要命,辗转反侧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稍微舒服一些的姿势。

    她睁着眼睛,想自己的处境,等到身子骨健壮一些了,对这一带了解得差不多,就离开这里,慕定安的身边,绝不是久留之地。

    傅言慢慢睡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到有脚步声进入院子,又轻又稳,仿佛一头猎豹。

    她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一动不动。

    唰啦!慕定安将什么东西扔在地上。

    傅言睁开眼睛,她借着月光,看到慕定安坐在院子里,好像在编着什么东西,她甚至还看到他额头上晶亮的汗水。

    第二天清晨,傅言起来,只觉得浑身通透了不少,她洗了一把脸,用手撸了一下头发,草草系了,这里没有梳子,也没有镜子,缺的东西太多了。

    慕定安起来继续编东西,傅言看清楚了,他在编鱼篓子,完成了大半,只剩下收口,虽然粗糙,但也勉强能用。

    既然编这个,说明这个地方,有河流经过。

    厨房灶前,堆着劈好的柴火,傅言用松明子把火生着,就去淘米做饭。

    破得只剩下一半的米罐里,里面的粗米见了底,只能勉强够一顿,傅言全部倒了出来,淘米把饭煮着。

    只是,把整个厨房都翻遍了,连一片菜叶子都没有看到。

    傅言无了个大语,走出厨房,慕定安还坐在院子里编鱼篓子,他垂着头,身姿却坐得挺拔,阳光笼罩着他的身躯,他的脸庞呈现小麦色,俊美又朦胧,额角隐约露出一个“罪”字的烙印。

    “菜呢?”傅言开口。(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神医辣妻带着物资导航种田来了不错,请把《神医辣妻带着物资导航种田来了》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神医辣妻带着物资导航种田来了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