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花魁和将军的结局

    沈瀚辰诧异的愣在那,嘴唇都哆嗦起来:“你……你叫我什么?”

    “爹爹!”江团团哭成了泪人,大声的喊着。

    沈瀚辰的眼中也泛起雾气:“哎!爹爹在这儿呢!”

    他终于!!肯叫我爹爹了!!

    沈瀚辰忍不住回想起第一次见到江团团的时候,他也是叫着自己爹爹,那时候江团团是为了骗人,而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这真的是自己的儿子。

    一家人拥抱在一起,终于全部敞开了心扉。

    简单休整过后,众人来到那个棺椁面前。

    那棵太岁静静地生长在棺椁上,江涟漪拿出匕首,刚要割上去,突然,从棺椁里发出了“咚”的一声响,沈瀚辰连忙一把将江涟漪拉到身后,警惕的盯着棺椁。

    江涟漪浑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什么情况啊?难道那些盗墓小说里说的都是真的?

    棺材里有大粽子?!

    可棺椁自从响了那一声之后,就再也没有发出过声音。

    江涟漪等了一会儿,见它没有动静,还是决定暂时不碰太岁,先看看墙上的文献。

    “看来这里记载了结局。”江涟漪道。

    原来战乱发生后,将军外出打仗,在一次战斗中,由于我方出现了奸细,泄露了作战计划,导致我方被敌方包围,全军覆没。

    远在家乡的秦才很快也知道了这件事。

    可兵败如山倒,那场战争后,敌军的士气大涨,竟然一鼓作气攻下了秦才的家乡。

    作为昔日的花魁,秦才的美貌成了她的护身符,让她在敌军的铁蹄下得以苟延残喘。

    敌军的将领看上了她,强要了她。

    所有人都觉得她应该以死明志,毕竟这个将领杀掉了她昔日的爱人,他的铁骑踏碎了无数无辜的家庭。

    可她没有。

    她成了风光无限的将军夫人,享受着将军搜刮来的民脂民膏,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

    人人都骂她是个贪图享乐的女人,说什么“商女不知亡国恨”,说战死沙场的将军死不瞑目。

    所有人都在绝望中活着,亡国似乎成了板上钉钉的事。

    突然有一天,敌国的将领死了。

    死在自己家的院子里,和秦才一起,口吐鲜血,七窍流血而亡。

    他们的身边洒落了一壶酒。

    将领死了,将士们群龙无首,很快就节节败退,输掉了这场战争。

    秦才的尸首被万人唾骂,他们不肯给她收尸,他们把她吊在城墙上,为战争胜利而狂欢。

    她单薄的身子孤零零的挂在上面,可没有人同情她。

    都是她咎由自取!

    几天后,从远方来了一个断了一条腿的人。他默默的放下了她,用一块手帕盖住她的脸,又用一张草席把她卷着,背起来,然后一瘸一拐的走了。

    有人生气,有人不解,有人问身边的人:“你有没有觉得,那个人看上去很像那位战死沙场的将军?”

    “你怎么看出来的?”

    “那手帕上绣了一行字,有木可成材。据说这是当年将军送给秦才的字谜。”

    “有木可成材……”沈瀚辰思索道:“就是才字!”

    江涟漪点点头:“看来将军和花魁最爱玩的游戏就是猜字谜。”

    沈瀚辰指着被破坏的木桩阵问:“难道这木桩阵的答案就是有木可成材?”

    江涟漪摇摇头:“两个耳室的大门上应该都有字谜,一个答案是秦,那另一个应该就是才,有木可成材应该就是我们刚下来时候那个耳室大门上的字谜。”

    “那木桩阵上写着什么呢?”沈瀚辰有些好奇。

    江涟漪看了看那些木桩,其中有一个还是竖着的,上面是一个“想”字。

    “我猜,是‘我很想念你‘吧。”江涟漪轻声道,“所以即便腿断了,也还是克服了种种困难,来到了她的面前。”

    沈瀚辰道:“你的意思是,那位将军没有死,是他为秦才姑娘造了这个墓?”

    江涟漪心中万分感慨:“也许是吧。”

    要有多念念不忘,才会爬出死人堆,用仅剩的一条腿跋山涉水,来到你的面前呢?

    “而且,敌国的将领很可能死于秦才之手。”江涟漪道,“那酒里,也许有剧毒。”

    谁说商女不知亡国恨?在所有人只会自怨自艾,等着别人来保护自己的时候,这位花魁用她自己的方式拯救了那些冲她吐口水的人。

    她不应该被这样对待啊!

    “依我看,这张所谓的藏宝图,也根本不是什么藏宝图。”江涟漪拿出那张图,“它只是一个记载了爱人长眠之地的地图。”

    话音刚落,棺椁又响了一声。

    江涟漪回到棺椁边,仔细的查看起来。

    她才不相信这世上真的有什么鬼怪呢!一定是因为棺椁里有机关!

    果不其然,江涟漪居然发现棺椁似乎转动过。

    原本地面上的灰尘有一个很明显的印子,这个棺椁顺时针转动了5°左右!

    江涟漪灵机一动,推着棺椁的边缘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闷响,棺椁真的被她推动了!

    沈瀚辰和千娆连忙帮忙,只见棺椁旋转90°后,地上出现了一个漆黑的地道。

    与此同时,整个墓室开始剧烈晃动起来,不少细碎的石头开始纷纷掉落,感觉要不了多久,这里就会塌陷了!

    来不及犹豫,江涟漪只能招呼大家进入地道。

    当最后的江涟漪进入地道后,一块巨石砸了下来,封住了地道的入口。

    没有回头路了。

    好在进来之前,江涟漪眼疾手快的挖下了那块太岁,藏在扳指里。

    这地道非常狭窄,成年人必须跪在地上,用双手配合双膝才能移动,让人非常不适。

    更难受的是,他们不知道这地道有多长,通向哪里,有没有机关。

    只能硬着头皮爬了。

    谁知这时候,江涟漪却突然听见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那声音由远及近,“嗡嗡”个不停,听上去似乎非常多,让人头皮发麻。

    “不好,快爬!”江涟漪大喊一声,催促前面的人爬了起来。

    在他们身后,聚集了一堆飞虫,成千上万,密密麻麻的。

    那些让人头皮发麻的“嗡嗡”声,正是他们飞行时候发出的声音!(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摄政王的小祖宗又带崽行骗了不错,请把《摄政王的小祖宗又带崽行骗了》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摄政王的小祖宗又带崽行骗了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