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序章开幕 (一):灵启之日

    对于整个默恩大陆来说,今天也许是改变整个大陆未来命运的一天,它被世人们尊称为【灵启之日】。

    在默恩大陆上,有着一种地位超然的人群,他们不是皇室贵族,也不是宗门血亲。他们有一个特殊的名字:【魂术师】。无论他们走到哪里,都会收到贵宾一样的礼遇……

    【诺姆萨德帝国·穆尼尔斯】

    天色正好,破晓的霞光犹如丝丝缕缕的金箔般耀人眼目。

    远远望去,【洛非克什海域】之上泛着苍蓝光晕的天空翻起了一层并不清晰的鱼肚白。

    空明澄澈的海水如同缠绵悱恻的爱人一般轻轻拍打着海岸,带起一片因吸收过多海水而有淡变深的海滩土壤。

    此时,穆尼尔斯的最大港口,也是整个诺姆萨德最大的港口:【诺拉港口】,停泊着许多体积庞大的渔船。

    或许是【灵启之日】的缘故,今天的海面格外平静,偶尔刮起的那一阵柔和如肉蒲团的海风让人心情大好。

    晴空,万里无云。毫无疑问,这是出海的好日子,哪怕就是个外行人都看得清明……

    【穆尼尔斯·贫民窟】

    “你是说,今天是【灵启之日】?”,如稻草一般摇摇欲坠的破木屋旁,一群小孩将杂乱无章的院子里的空地围得水泄不通。

    空地的中间,坐着一位看起来足有十六,七的青年,他双手环胸,嘴角叼了一根尖刺状的青绿叶片。

    浓黑的头发蓬松而又杂乱,有些发黄的脸颊长着几点并不惹眼的雀斑,他身着一件土黄色的袍子。打扮虽算不上体面,但绝对可以说成干净整洁。

    他脸上的表情别提有多得意,“那当然,我可是听老板说的。”

    孩子堆中,一位身穿粗麻布衣的小男孩冒出了头,他看上去大概十岁左右,生得很白净。被乱发遮住的脸蛋虽看不清楚,但也有了几分俊郎的风貌。

    他走到人群中的最前面,稚气未脱的小脸上挂着一丝有些羞赧的好奇,“海拉,你……你可以带我们去……看看吗?”

    这个有些羞涩的男孩叫做拾荒,据说是贫民窟之前的一位老人在一次拾荒中偶然捡到的,于是便取了这个名字。

    坐在空地中央的海拉轻瞥了拾荒一眼,一声冷哼从他鼻尖刁钻地冒了出来,海拉什么都没有说。

    拾荒低下头,慢慢退进了人堆里,稚嫩的眼神里闪过一丝黯然。

    “是啊,海拉,你带我们去看看吧?”,这群孩子高声附和道,对于被整个大陆都蒙上一层神秘色彩的【魂术师】,他们可是好奇得很,更何况今天还是【灵启之日】……

    海拉收回刚才那副轻觑之态,长着几点雀斑的脸上顿时多了几分尴尬,他表情有些为难,“这个嘛……听老板说,我们这种贫民是不能参加的。灵启之日这天,【主圣城】里似乎会举行【聚魂式】。不过,那已经不属于我们诺姆萨德帝国境内了。”

    “啊……那真是太可惜了!”,这群孩子失望地齐声说道,逐渐先四周散开。

    “喂,你们……你们别走啊!”,海拉有些急了,他站起身来连忙喊道。

    可他们哪里会听,渐渐的,这片院子的空地就只剩下拾荒和海拉。

    看着之前围着里三层外三层的院子,如今只剩下了拾荒,海拉恶狠狠地对他说道:“你刚才为什么要捣乱?”

    拾荒低垂着头,两只脏兮兮的小手拉扯着灰色布衣的衣角,有些怯弱地说道:“海拉,你……能给我讲讲……灵启之日嘛?”

    “你?”,海拉的脸上透露出几分厌恶,他的语气满是不屑之意,“你知道什么是【魂术师】嘛?”

    “我……我知道……”,拾荒的声音更小了,他埋着头,看着土黄色的地面。

    “那你知道魂术师有哪些等级划分嘛?”,海拉紧皱着眉头质问道,他的声音听上去无比尖锐。

    拾荒这次没有说话,他深埋着头,稚嫩的眼睛里隐有泪光,看上去一片水雾朦胧。

    海拉嫌恶地摆了摆手,转身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远处,无云如洗的碧空的颜色似乎更浓郁了,天变得深邃了。

    远远望去,那条并不清晰的浑浊地平线将明朗晴天一刀切开,早晨的彩霞顿时化作无数碎片光晕。

    “小荒,回来了?”,破败的院内,一位已经步入耄耋之年的老人平躺在藤椅上。

    他的脸色极为安详,长着苍白头发的脑袋朝向碧空。

    也许是因为日光太过刺眼,他的双眼紧闭,布满皱纹的蜡黄色的脸上洋溢着似有似无的笑意。

    “嗯……”,拾荒情绪有些低落,心不在焉地问道:“老爷爷,大福去哪里了?”

    不知怎的,耄耋老人的双眉微不可察地震颤了几下。

    当然,这个细微的表情波动,并没有被未涉世事而又缺乏洞察力的拾荒捕捉到。

    耄耋老人呵呵一笑,面貌慈祥地说道:“大福啊,他现在还在屋里睡觉呢……”

    “谢谢老爷爷。”,拾荒向耄耋老人躬身行了一礼。“去吧去吧……”,耄耋老人微微颔首。

    拾荒再看了看他,这才转身向里屋走去。

    耄耋老人睁开了睡梦惺忪的双眼,浑浊而又涣散的瞳孔露出若有所思之色,眼底深处,一抹如同流星般的深黄光晕一闪而逝。

    ……

    ……

    “大福,别睡了,太阳晒屁股了。”,十几平方的狭小居室里,有位身材肥硕的男孩躺着木床上。

    每当大福翻下身子,这只床都会发出让人牙酸的“吱呀”声。

    见大福还没动静,拾荒猛地一巴掌拍在大福的屁股上,那如锣鼓一般硕大的屁股上的肥肉顿时荡漾起来。

    “别打我,小荒,让我再睡会……”,大福翻了翻身,嘴角流出了几滴唾液。他揉了揉被打的屁股,大块肥肉闪了几下。

    拾荒贼嘻嘻地笑了笑,目光中闪过一丝狡黠,他俯下身子,在大福的耳边说道:“别睡了,老爷爷让我来叫你吃饭。”

    “啥?吃饭……是香喷喷的柴火鸡嘛?”,大福肥胖的身体“噔”地一声弹了起来,一脸的兴奋。

    “看来对你来说,没什么比吃饭更重要了……”,拾荒揉了揉脑袋,一脸无奈地揶揄道,脸上的笑意更加浓郁了几分。

    大福看了看拾荒那不怀好意的贼笑,突然间仿佛明白了什么,这才愤愤地说道:“好啊,你竟然敢骗我!”

    一声类似于珍惜猿类动物的怪叫中,大福表情“狰狞”地向拾荒扑去。

    “胖子,你别冲动……”

    “我叫你骗我!”

    “喂!!!那里不能摸,胖子,你疯了?”

    木屋外,听着内室传来的动静,坐在藤椅上耄耋老人哈哈大笑,“这两个小鬼……”

    “哎……”,耄耋老人似叹息般地感慨道:“还是年轻好啊!”

    ……

    ……

    “话说,你眼睛怎么红了?”,大福看着拾荒有些发红肿大的双眸,下意识地问道。

    拾荒微笑着摇了摇头,“没什么,刚才眼睛进了点沙子……”

    “沙子?”,大福看着拾荒有些忐忑的神色,一脸狐疑地说道:“不对,你在骗我,肯定是那个叫做海拉的大家伙又欺负你了。对不对?”

    这一问,拾荒更不敢说话了。在他的印象里,大福虽然为人憨厚,但对朋友从来都是极为用心。被他知道,那还了得?

    “好啊,他竟敢欺负我的小荒子,走!”,说着,大福随手抄起了一根木棍,一手拉着拾荒,气势汹汹地向外走去。

    “大福,你别冲动啊。”,拾荒死命地拽着大福,奈何后者力气太大,根本就拉不动啊。

    大福走到了院子里,他的身体过于肥胖,踏出的脚步仿佛有千钧般的重量,整个大地都似乎为之一颤。

    “大福,你这是干什么?”,眼见此状,那老人也是被吓了一跳,惊得从藤椅上坐了起来。

    “勒姆爷,你说说,那个海拉简直太嚣张了!”,大福忿然地说道,肥胖的大脸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

    “好,我知道了,你先把东西放下。”,勒姆慈祥地说道,他的语气听上去竟有种让人无法拒绝的魔力。

    大福似乎对这位勒姆爷很尊敬,他随手将那根破木棒丢在地上。旋即别过头去,撅起的大嘴似乎显得极为不满。

    勒姆轻轻一叹,这才说道:“我知道你对海拉的做法很是愤慨,但那小子心性不坏。他十三岁便跟着那位客栈老板工作,几年下来,也有了不少的积蓄。生活在我们贫民窟,自然有些傲气……”

    说道这里,勒姆轻微地咳嗽了一声,口中续道:“你说他欺负小荒,这我可不认同……”

    “什么?”,大福闻言大怒,还没等勒姆把话说完就反驳道:“勒姆爷,你居然还帮海拉说话!”

    “行了,你也别再争了,你见过海拉对小荒动手吗?仅仅只是嘴上说几句而已,我说过,海拉那小子心性不坏,他肯定不会做出伤害小荒的事。”,勒姆淡然地说道,此时的他,已然平躺在了藤椅上。

    听了勒姆爷的话,大福才平静了下来,细想了下,好像确实如此。

    “好了,难得你们两个小家伙聚在一起,陪我聊聊天吧。”,勒姆爷语气无比柔和,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般。

    拾荒双眉微挑,一脸期待地问道:“勒姆爷,你知道灵启之日嘛?”

    拾荒问得并不是毫无根据。从辈份上来说,勒姆爷肯定是贫民窟最高的,就连一贯骄傲的海拉也对他毕恭毕敬。如果贫民窟是一个村子的话,毫无疑问,勒姆爷就是这个村子的村长。

    “哦?”,勒姆爷听了拾荒的话似乎来了兴致,“我就知道你要说关于【魂术师】的话题。罢了……今天我就和你们谈谈吧……”

    拾荒顿时有了兴趣,就连一向冲动的大福也不例外。他们席地而坐,目光中满含亢奋和期待。

    “魂术师在等级上,从下到上可依次分为【灵启】、【破元】、【逾天】、【绝影】、【禁魂】,以及【圣阶】,每一境的差距,便如同天堑。”,勒姆停顿了一下,紧接着说道:“而你口中所说的【灵启之日】,顾名思义,便是让那些普通人拥有魂术师的体质以及修行魂术的力量。”

    “哦,那岂不是我们也可以通过【灵启之日】来成为魂术师?”,大福兴奋不已地说道,一旁的拾荒也是点头附和。

    “如果真有那般简单就好了……”,勒姆爷轻然一笑,语气平和地解释道:“【灵启之日】难得一遇,因为那是数年来整个默恩大陆灵力最强大的日子。在这一天,一些天资聪颖的王室子弟会借此机会进入【主圣城】莫耶克伦参加【聚魂式】。这些众多的优秀子弟中,仅有极少数有机会在【聚魂式】的【飞升仪式】上完成【升魂】,从而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魂术师】。”

    拾荒在一旁早就听得两眼放光,【聚魂式】、【飞升仪式】、【升魂】……这些陌生的词语虽然他都听不懂,但自己无疑对【魂术师】的世界更加了解了啊。

    再看向勒姆爷时,他的眼神之中已然多了几分崇敬,那是发自内心的钦佩。

    “说了这么多,我也有些累了,让我先歇会儿。大福,你带小荒去【里亚】河抓几条鱼吃吧……”,勒姆爷低声说道,他的脸上已显出疲态。

    “好,勒姆爷,你先休息吧。”,大福应和了一声,随后带着拾荒离开了院子。

    他们走后,勒姆爷悄然地睁开双眼,那浑浊不堪的赤褐色眸子透露出几分惊讶,“奇怪,难道是我感知错了……不对,这种感觉和当年一模一样……”

    勒姆爷喟然长叹,喃喃自语道:“看来终究还是躲不过,即便是在这个穷困潦倒的贫民窟。”

    勒姆爷重新闭上了双眼,他的神色开始恢复平和,情绪也逐渐安定了下来。

    “但愿,这些孩子们能平安无事吧……”(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腥甜序章不错,请把《腥甜序章》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腥甜序章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