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祭奠

往日无解孰谓愁,只因观旁意未尤。金箸银樽漫觞酒,不休!半晚嚎歌半晚楼。

    千古夙夜成王侯,看破山河不知秋。泣涕哀思尽奔流,何透!一江春水一江愁。

    莽莽树界,青斑若蚁,密密丛丛,红光集却。

    “那命数中的人,就是你。”

    龟神灌顶犹如惊雷炸响,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承使,你说什么?”

    “之逆莫,知匿默,无而偌且偌。傩使阔,挪始廓,有尚惑所惑。十三年前,奇光降世,弥临神树,花诞一子。”

    “承使,我今年正是十三,你的意思是,”龟神滞叨絮絮,想了想又摇了摇头,“不对,虽是如此,但我.......”

    “他们在很远的地方?或许吧,但你神树而落,且具神树之能。你没想过,为何你如此善用神杖?因为神杖为神树衍生圣物。你虽本不是木王国后裔,但所承的神树一脉是最初始的元素血统,因而与其有不解之缘。”枫掣道。

    “我?具有元素血统?”从小,他就和其他孩子不同。其他孩子自身元素血统各自对应着不同的植物,并有着深深的羁绊:比如桐柱的梧乔,小桃的紫夜花,他们还有与其对应的发色。龟神是墨色头发,且没有与某种植物紧密的联系,独是神树,和龟神堪比亲人。

    “是的,你的血统就在于神树。为防人居心叵测,我和你爷爷都守口如瓶——其实,神树乃是万木之祖。”

    “万木之祖!”龟神已经被震撼到无以复加,深感世不可量,尤其神树,至尊莫过于此罢。

    “花、草、树、叶皆是木之形,形变不同,分分合合。而万木之始,亦或为终,世人知其一,但不知其二。”

    “承使,莫非我......嗯?”

    伴随着一阵“噼啦”的清脆声响,红光如镜碎般支离零落,静逸的环境瞬间被打破。一只山岳般庞大的凶恶猛兽,出现在两人的面前。它浑身若覆金甲,孔武的六肢,粗长的九尾和坚硬的血牙,煞是威猛,虎虎生风。

    居然如此之快,难道......枫掣心中一惊。

    “嗷嚄!!!”它愤怒地嚎叫着,好像是为了渺小人类的戏耍而愤怒。

    “这家伙,还真是锲而不舍啊。”枫掣戏谑道,但眼中还是有一抹凝重的神色。要知道,他这枫之轮回,最特殊而强大的地方,就是划出一片单独的密闭空间——枫之领域。而眼前这头狰王,仅一刻就从外面将其打破。

    巨狰扬起那十丈长的黑色霸爪,向两人忽地砸去,枫掣微微皱眉,擎着手里的金纹木杖,木杖隐隐变成赤色,随即闸然红光溅溢,放出闪烁的凌波。

    “枫之续垂。”

    随着枫掣一声淡淡说道,那赤火般的枫叶凌波向着巨狰的利爪接去。两者相接,大地塌陷,草木倾飞,天地为之一颤!

    “还没完,”枫掣又道,“枫之惊舞!”

    那不断涌去的枫流倏尔槊乱开来,伴随而来的还有刀割般的刃风强袭卷来,风生枫,枫生风,二者如融,又似叱,仿佛天公震怒,谴罚人间。而巨狰却毫无怯意,又是一声轰响,它的口中吐出滚滚蓝焱,抗衡着狂暴的枫流,它们的碰撞爆散出一阵阵火浪和气流,开山裂海!

    黄沙漫天,盛威如澜!

    龟神不堪其威,直接摔出几里,而抵御着火浪之力的枫掣,也硬生生被这股狂流后推了数十米,前面的土地上还有着他的脚深深拖动的痕迹。而那头巨狰,虽然谈不上毫发无损,但也绝对不像枫掣这么狼狈,它不屑地看着两人,好像在嘲讽他们一样,耀武扬威。

    枫掣冷笑道:“畜生,好戏才刚刚开始,来啊!”

    狰王具有人的灵智,自然能听懂。已然大怒,山峦重躯高高跃起,锐利的两只黑长前爪上勃然生起锋芒白光,蕴含着猛烈却冰冷的能量,直接势然而下,朝枫掣硬扑斩去。

    “枫之裂殇。”枫掣全力点出一指,指上飞出一束令人悚惧而具通天威能的暴烈光束,没向了狰王。而狰王的两爪则噬向枫掣,远处的龟神紧紧地攥着拳头。“承使.......”

    “咔嚓!”“呜嗷!!!”断响传来,紧接就是狰王痛忿的怒嚎。狰王的双爪,分别被枫掣削去一半,浓金色的兽血在狰王的一对前肢上狂流不止!

    龟神惊呆了,枫承使,实力竟是如此!

    “嵖!!!!!”狰王是真的疯狂了,作为百兽之王,森林之主,这修长的霸厉黑爪是它荣耀和实力的象征,又怎能容许被愚蠢而弱小的人类刺破两半?

    它膨胀着,身上弥散着密麻的金色血雾,它的双眼早已瞪得通红,狰王真的震怒了!

    四周大片大片的花草随之尘尽,空气中飘漫着彻骨的煞金之色,充斥着整座森林,竟是如此恐怖。

    狰王衔着这周遭大片大片癫狂的血气,直接消失在龟神的视线中,一瞬间,携着苍苍金风,冲至枫掣身前,挥臂间巨擎掀出。

    看似简单一撇,但震得整座森林都随之一抖。远处数里的龟神,都剧颤地无法承受。

    枫掣大惊,忙用木杖抵挡。但是又怎能扛住这狰王这疯狂的全力一击。随着一股草绿色的鲜血和一声惨叫,枫掣的身子直接倒飞出去,撞穿远方一棵又一棵的高树,直到那一整排足有百棵的大树全部穿裂。

    他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火红的胡子已经染得碧绿,他的骨头断了一根又一根,脊背已经破碎,甚至能看到当中那流血的内脏。

    “承使!!!”龟神的眼泪夺眶而出,他不顾一切地向枫掣拼命跑去,“承使!承使!”

    狰王显然是没有消气,又飞也似的闪现在枫掣前面。龟神向它狂吼道:“你这个牲畜!不要伤枫承使,有种,杀我!!!”

    而狰王的愤恨之火又再一次地被龟神攒起。一声怒号,张开血盆大口,飞也似的扑向他。龟神,已经缓缓闭上了双眼。

    “嚓轧!”原想的死亡没有降临在龟神的身上,龟神睁开眼睛,却是枫掣,挺着他的血肉之躯,挡在了龟神之前。锋利的长爪已经刺穿了枫掣的身体,然而狰王并不满足,又唰地咬下了枫掣的臂膀。

    “啊!”枫掣凄厉地哀嚎道。

    “不!”龟神不甘地看着挡在自己前面的枫掣,他愤怒啕哭,声嘶力竭。

    枫掣却艰难地转过头来,痛苦的脸上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容,他向龟神说道:“孩子,不要为我难过。这是一种解脱,也是一种明悟。谢谢苍天,我终于知道了,这命数的意义。”枫掣又咳出一口鲜血,“龟神,也谢谢你,你令我骄傲。现在,就让我,来完成我最后的使命。”

    “承使!你?!”

    枫掣又回头看着那在自己身体里不停搅动的粗长利爪,淡淡地瞥了狞怖的狰王一眼。缓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葬在它的手里,你会很荣幸。”

    狂风呼啸,红枫暴流。两棵庞大的歪抱红树再次地渐升而起,然后向狰王刹然拧去。似乎是感受到了其中的浓浓威胁。它连忙地躲避,却惊愕地发现:枫掣的身体中引出一朵朵花瓣,顺着自己刺入他身体里的爪子,蔓延到脖子。花瓣居然像金刚一般将它的宽硕的颈部牢牢地扣住。两棵枫树愈来愈高大,也环绕得愈来愈紧,扭曲着、绞竞着。随着两棵火枫已经拥上天际,狰王也彻底地没于其中。

    “枫之——祭奠。”

    (未完待续,推荐票拿过来!)(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星际圈不错,请把《星际圈》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星际圈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